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八零小辣娇,赚钱养娃成首富在线阅读 - 第431章 裴平安邮寄过来的书……

第431章 裴平安邮寄过来的书……

        “不错,继续下去会有进展的。”林女士拍了拍周骥北肩膀。

        便转身去厨房。

        习惯了自家做饭,没有佣人掺和,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而且身体好了以后,做点饭什么会觉得更有烟火气。

        以往在裴宅里。

        规矩大,人也多。

        虽然不用自己动手,但是那日子并不是贴切舒心。

        房间里的苏明阮这会儿早醒了,她稍稍休息一会儿,精力差不多恢复了,便掏出书本开始看。

        嗯……

        又要期末考试了。

        过了暑假,再来这里,那就是大三了。

        到了大三,多数学生都会有了目标,创业就职或者留校或者深造还有一些会出国、

        总归大家都有了方向。

        苏明阮没有继续往上读书的打算。

        她不是科研人员。

        她即使有灵泉水加持,也不过是记忆力好了些。

        在这个赛道挤下去,为国争光的可能不大。

        倒不如多发展经济。

        至于其他方面,让专业的人去研究就是。

        听着外头说话声,她合上手里的书,走出房间。

        乐乐被周骥北带着玩。

        失去了记忆,周骥北跟乐乐玩起来依旧不生疏,甚至在乐乐如今的小脑仁看起来,失忆什么的影响不大,爸爸还是爸爸就好。

        苏明阮刚走到院子,周骥北整个人就僵硬了。

        他心里明白这人是他妻子,需要他保护,需要他信任,但是他……

        他朝前走了几步。

        靠近她。

        苏明阮灵活躲避,朝着厨房走去。

        她给林女士帮忙去,至于现在的周骥北,至于院子里干净了许多,这些她看不见。

        冷脸么,谁还没有了。

        他给她一天冷脸,她得给他三天。

        饭菜出锅,今日周骥北从国外过来,而且还是经历了风波,不管孩子们的感情有什么波动,对于林秀珠来讲,孩子归家就得吃面。

        出门饺子回家面。

        面是小麦粉加水加盐跟鸡蛋,自己手动和出来的,擀成面条再打上卤,炒几个菜,就是一桌很好很香的饭菜。

        周骥北闻着老早就闻道从厨房渗透出来的香味。

        香味弥漫的,他觉得自己身体舒缓了很多。

        这种身体上本能给他的熟悉,让他知道,这个家对他来说应该很重要。

        很重要的话,那……

        他再次往苏明阮看去。

        这会儿的苏明阮给乐乐准备婴儿小餐桌,一岁多的孩子,可以开始学着使用勺子筷子。

        当然用一会儿就得了,饭桌上谁先吃完饭谁就给乐乐继续喂饭。

        周骥北见状,悄悄把乐乐的婴儿小餐桌挪到自己身边,静静地喂饭。

        乐乐也不挑食。

        一岁多已经有很多可以吃的。

        小小的牙齿个头不大。

        啃肉却非常有劲。

        乐乐吃完,他开始吃饭。

        嗯……

        不是乐乐剩饭。

        乐乐的剩饭平时都是给福宝的。

        福宝不存在吃不完的情况。

        周骥北一口饭放在嘴里,身体都跟着轻松下来,仿佛整个人都陷入极大的安逸跟舒适中。

        他想或许,这就是家人的感觉吧。

        这瞬间,他尤为后悔自己失忆。

        若是没有失忆,现在应该更幸福。

        他看向林女士问道:“那位医生,当真能治好失忆这种情况?”

        “那不知道,看过才能有判断。”林女士对陈昭玄的医术是极为信任的。

        当初阮阮生孩子,多亏有他。

        当时平安成了植物人,也是他。

        现在……

        不过是区区失忆。

        能跟植物人相提并论么。

        当然,也可能方向不一样,反正此刻的林女士已经是陈昭玄的粉丝了。

        “嗯。”周骥北点点头。

        苏明阮视线终于在周骥北身上停留了一会儿。

        还知道主动找回失去的记忆。

        算了,不跟他一般见识了。

        他冷漠她一天多,她冷漠她半天了。

        足够了。

        “饭后记得洗碗。”她留下一句话,转身朝着房间走去,她还得去空间里将种植的药材收获一下。

        里面种植的种类有些多。

        人参,当归、何首乌、石斛、枸杞子、天麻、杜仲等等。

        这些东西采摘也需要特殊要求。

        这件事情暂时来说没人能帮她的。

        这样一来,她只能亲自动手。

        就,还挺辛苦的。

        收获一部分药材,将其锁在卧室的柜子里,明日裴司令带周骥北区军区找陈昭玄时,可以把这些东西带去。

        既然空间里能活长出这么好的东西,她使用时得谨慎。

        但是也不能谨慎过头,谁都防备。

        想要空间发挥价值更高,想要让这些药材在自身或者自己家人身体上发挥的效果更好,就得拿出来,交给信任的人研究。

        趁着裴司令还算有权。

        趁着周骥北还活着,得多准备一些救命的药,这俩人在权利上,是这个家的顶端。

        研发出更好的药,他们以后才会更安全。

        外头周骥北清晰了饭碗,还搞了一下客厅的卫生,甚至将乐乐因为吃饭弄脏的衣服给手洗了,晾晒在院子里,搞完这些……

        他该进房间了。

        但是,他还有些不敢进去。

        回头看向林女士:“家里应该还有空房吧!”

        “要什空房,你失忆是生病,生病了就不跟妻子在一个房间了吗?”

        家里肯定有空置的房间,但是,林女士根本不给周骥北单独睡的机会。

        周骥北在庭院里磨蹭了许久。

        狗窝里的福宝都看笑了。

        就在福宝即将嘲笑周骥北时,他轻轻敲了敲房门。

        采摘药材的苏明阮听见动静从空间走出来。

        整理一下房间,这才打开房间的门。

        看见周骥北时,她说道:“睡地板。”

        “嗯!”周骥北点头。

        应该的。

        他回了房间,瞧着床上放着的小衣服就如同被烫伤一般,连忙收回视线。

        苏明阮自是没错过他眼神的变化,就突然纯情了……

        失忆以后,也不是一无是处。

        最起码,不是整日想着妖精打架的。

        她从衣柜里取出一套被褥跟枕头扑在地面后,继续看书。

        周骥北在书架上发现几本法语跟德语的书。

        房间里的灯亮着,若是就这么睡了,也太浪费电一些,他拿起书翻看起来,上面还有一些钢笔注释,他见书架上有笔。

        拿了起来,书写几个字。

        字迹是一样的。

        书上有很多他看起来很难有共鸣的句子。

        比如:她比生命还重要。

        要永远护着她。

        她太出色,总担心风雨袭来,成长,快些成长。

        孩子跟她,永远的柔软。

        ……

        这样的话是个正常人写的出来的吗?

        若是是他写的,这种感情究竟有多深厚呢?

        周骥北看着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的人,房间的灯光有些发黄,打在她脸上,将长得极美的脸给镀了一层柔和的光。

        让此刻的她看起来,温柔美丽。

        周骥北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

        他想要靠近。

        他……

        克制了一下。

        他总觉得自己对一个记忆里没有人产生了不轨的心思。

        这种心思让他觉得自己很无耻。

        仿佛要给谁带绿帽子一般。

        被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苏明阮只要不是傻子,就会有感知,她以这目光很快就会移开。

        毕竟男人失忆了,对她的感情放松了。

        失去了往昔的共同经历的记忆,他的身体他的激素他的一切都不会因为那些美好记忆产生共鸣。

        这让她忍不住哲学论。

        她爱的是跟他在一起的经历是那段最好的记忆。

        还是这个人?

        若是喜欢这个人,怎么能因为失去记忆就会冷漠,就会……

        若是喜欢记忆,那人又算什么?

        太哲学了,苏明阮觉得这个答案怕是不好理解。

        她抬头,瞪了周骥北一眼。

        这人这么看着她,她还怎么看书。

        她都要期末考试了。

        她现在可是既明的老板,现在既明已经不是一个小小的工作室了,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力。

        若是考试成绩太差,指不定还会被登报呢。

        周骥北连忙收回视线。

        他这一瞬间耳尖都红了、

        心脏跳得更快了。

        这种心脏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让他有些慌,连忙朝外走去,去外面打了一桶水,冲了个凉水澡身体这才舒服了一些。

        再回房间,看见她,那种燥热心跳加速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洗澡都不管用了?

        苏明阮刚想再瞪周骥北一眼,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通手机,传来侦探的声音:“苏老板,我刚才发现,那个赌狗死了。”

        “死了?”苏明阮皱了皱眉头。

        她知道李二河说的谁。

        就是秦奋找来想要更换手机电池的人……

        她以为手机这件事儿已经过去了。

        秦宽竟然突然有这样的举动。

        “只是,苏老板这几日我没办法靠近秦宽的车辆秦宽宅院,他的举动方向跟计划,暂时搞不定。”

        “嗯,我知道了,既然对方有了防备,那继续盯下去也没有办法得到有价值的东西,暂停便是,我想想其他手段。”苏明阮点头。

        李二河这才挂了电话。

        周骥北站在房间里,隔着小小的手机,他听见对面的人说话声。

        那人说的秦宽是谁?

        听见这个名字他心里升起一种厌恶。

        似乎对这个人非常厌恶。

        “秦宽有问题?我帮你盯着?”周骥北说到。

        苏明阮听见这话,抬头……

        “你明日先去检查一下身体,失去的记忆,还是早些恢复才是,这样的你去盯着秦宽,万一被人哄骗了……”

        “我没那么容易被哄骗。”周骥北心里有些淡淡的不舒服。

        他知道这种不舒服源自于哪里。

        是因为他觉得失去记忆的自己,在她眼里比不上拥有记忆的他。

        他失去了记忆就不是他了吗?

        为什么对他……冷漠。

        他不舒服是因为吃醋了,吃自己的醋。

        ……

        苏明阮见周骥北又不说话了。

        她算是发现了,失去记忆的男人就跟更年期一样,想法瞬息万变,根本就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周骥北说。

        说完继续盯着苏明阮。

        这么盯着近乎五分钟,他又干巴巴地问了句:“如果我以后记忆都恢复不了了,你怎么打算,会跟我离婚吗?”

        “……”问题怎么就到了离婚这里了。

        她是不是也失去某一段记忆了。

        不然怎么会觉得不怎么连贯。她肯定不会离婚啊,记忆可以失去,但是人还是那个人啊!

        “算了。我睡了。”周骥北说完,不等她回复,就躺在地上,还将夏日轻薄的被子盖在身上盖住头跟脸。

        被子有些香。

        清新得很。

        这种香味,让他觉得自己仿佛身处大自然里一般。

        被子蒙在脸上,呼吸中都是这样的香味……

        这味道有些熟悉。

        是从哪儿来的来着?

        周骥北想到苏明阮身上的味道。

        他的脸又红了。

        苏明阮沉默,看着被子里蛄蛹着的影子,失去记忆的周骥北有些活跃,虽说他的记忆里没了她,但是同样的也没有钟彩萍,跟那个几乎没有多少快乐可言的童年。

        在这样的条件下,他活跃些似乎也正常。

        苏明阮盯着鼓起的被子。

        轻轻掀开盖在脸上的角。

        “不憋的慌?大夏天的盖了身体就好。”苏明阮说完,发现周骥北赤红的耳尖。

        好了好了不说了。

        今儿晚上的学习也断了吧。

        她委实不知道这个样子的周骥北怎么应对。

        二人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地上,灯关上,还有月光透过玻璃落在房间里。

        呼吸在着同一个房间的空气。

        周骥北心情跟着起伏起来。

        他以为今日会睡不着,然而……

        耳边突然传来一句话:“不离婚!”

        听见这话,他闭眼,世界一片安宁。

        醒来天大亮。

        他看见裴司令往车上装水果装蔬菜,他看见苏明阮从房间拿着一个大包出来,将其塞后备箱里:“这些是给陈昭玄的。”

        “好,我知道了。”裴司令点头就接过东西放在车里。

        而后招呼周骥北上车。

        带着周骥北去往营地。

        苏明阮看着车辆行驶出去。

        思路瞬间回到昨晚上,他问她:“是喜欢失去记忆的他,还是喜欢拥有记忆的他?”

        “……”其实都挺喜欢的。

        人在不同环境下,会有不同的表现。

        怎么会因为没了记忆就不喜欢了。

        她看了会书,瞧见林女士从外面卸了个麻袋还对她招手。

        “平安寄回来的特产,还有些伴手礼.一起看看?”

        林女士邀请她。

        苏明阮听见这些东西是平安从香江寄回来的,瞬间多了兴趣。

        她记得平安上次说过,要给她邮寄两本书来着。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