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请带闺蜜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还有救

第五十五章 还有救

        马车奔着来路又回去了二里地,顾十一眼尖,一眼瞧见了那半空之中远远飞来一道遁光,她吓得指着上头道,

        “来了!来了!”

        老马夫的眼力也不输她,见状又是一勒马,原地调头,再往前头跑了下去,顾十一坐在那狂奔的马车之上,紧紧抓着身边的厢架,转头去看半空之中,她认得这人,正是衣衫都被炸烂,形容凄惨无比的尚三!

        尚三也说不上是倒霉还是运气!

        今日乃是他守在孙府附近的民宅之中,而自己那主子则是去城中坊市打听消息去了,尚三发觉顾十一出城之后连忙给主人发了一道传音符,自己便匆匆追了出来!

        也是他大意,没把那老家伙放进眼里,却是万万没想到中了一介凡人的暗算,被那老家伙拿出来的东西炸了一个重伤。

        他虽说是修真者,以他的道行,还没达到肉身坚如钢铁的地步,挨刀也疼,被炸了也要掉肉掉皮!

        尚三当时就变成一个血人倒在了地上,也幸得他有法力护身,皮肉受损严重,但要害都护住了!

        而马车逃走之后,他倒卧在那处半响才算是回复了神智,伸手去腰间想摸储物袋,却发现自己一身衣衫都被炸烂,那储物袋虽说认了主,可也抵挡不住这爆炸的威力,被弹飞了出去,他神念一动想要沟通自己的储物袋,却发现它落入了一处深沟之中!

        尚三又不是元婴期那样的大修士神念可以沟通千百里之外,但凡留下印记的东西可以远距离隔空摄取,那储物袋掉的太远,他根本摄不过来,无奈之下只能躺在那处,用法力慢慢恢复伤势,等到能撑起身子了,这才费力的爬起身,摇摇晃晃去取储物袋,如此耽搁之下,追上来便有些晚了!

        而追踪的途中,他确也是发现了那魏傳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阴气,不过带着主人封印印记的玉盒并不是这个方向,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追着玉盒下来了,途中又给赶来的主人发了消息,二人兵分两路,各自追击!

        这么一路追下来,总算是把马车给追上了!

        尚三遁光未至,但神识先至了,扫到那玉盒的气息,不由一阵狂笑,

        “你们跑啊!跑到天边也要抓到你们,落到了老子的手里,将你们抽魂扒骨,生不如死!”

        顾十一见着半空之中那面色狰狞的尚三,心里那个苦啊,伸手进怀中去摸玉盒,

        “人都追到了,我犯不着给那姓魏的卖命!”

        当下伸手就要把东西扔出去,那老车夫见状大怒,一爪向着顾十一抓来,顾十一这时节可不肯乖乖就范了!

        “笑话,再不扔了这惹祸的东西,我这小命可真要交待了!”

        于是闪身躲过那老车夫的一爪,把玉盒高高举起,

        “走你!”

        “你敢!”

        老车夫大怒,一掌打去,顾十一这回没有躲过,左肩上挨了一掌,连人带盒子就从狂奔的马车上摔了出去!

        这也不知是不是她运气不好,他们光顾着在马车上动手动脚了,居然没有发现这辆马车已经在山崖旁的小道上了,顾十一落下马车,在地上滚了几滚,人就骨碌碌落了下去……

        顾十一身子一空,就知道坏了,老娘这回不是被人弄死,就是要摔死了!

        可在半空之中她并没有四肢张开胡乱舞动,反倒是紧闭了眼,双手紧紧抱着玉盒,而玉盒下面是她胸口处的小布袋子,里头是她的好闺蜜!

        “没法子了,只能赌运气了,师父!师父……您老人家保佑啊!您老人家可一定要保佑我啊!”

        “噗通……”

        一声巨大的落水声响起,顾十一掉进了一处湍急的山涧之中,这条山涧十分宽阔,从高高的山上冲下,前头不远便是深潭,这深山之中的水质绝佳,一汪深潭便如那林间镶嵌的碧玉一般,玲珑剔透,阳光透入其中还能瞧见有小鱼游动。

        “轰……”

        顾十一带着一声巨响随着瀑布落入其中,把潭中的一群小鱼吓得四散游走,而她根本来不及反应,被从上而下的巨大的冲力,重重按进了深达八九丈的潭底,这也亏得顾十一自小跟着老道士打熬身体,虽说摔得七荤八素,手脚四肢有不少擦伤,却没有受内伤,沉入那潭水之中,求生的意识让顾十一不由自主手脚划动起来。

        而那玉盒此时就离了手,直直往潭底沉去,前头这玉盒上的封印已被魏傳打开了,如今贴在上头的符箓,也不过是个样子货,根本没法子护住玉盒里的东西,入水之后被巨大的冲力一撞,上头的符箓便四散开来,盖子震开,那棵血蚀草就这么飘了出来,顾十一头晕脑胀之中,一眼瞥见了,下意识就给抓住了!

        不管怎么说,这东西可是自己守了十来个日日夜夜的,现在更是为了它在生死边缘挣扎求生,若是就这么让它沉进潭底去,那老娘不是亏大了!

        老娘便是死也要拿它陪葬!

        于是顾十一将那血蚀草抓在手里,奋力往那水面游去,好不易划动着四肢游上了水面,她那憋的快要爆炸的肺终于得了救赎,

        “呼呼呼……”

        顾十一拼命大口的喘着气,两只脚踩水,身子浮在水面上被水流带得往潭边游去……

        她却是不知晓,那尚三自后头追着过来,眼见得那辆狂奔的马车一路奔着悬崖去了,然后顾十一从里头飞了出来,玉盒的气息在跟着她摔下了悬崖,尚三大怒,

        他如今重伤在身,也是心系那血蚀草,肉身刚恢复一点便追了上来,现在他法力虽在,可身体受损太重,便是有丹药回复,也不是一时半时能满血的,所以他就那么眼睁睁看着顾十一带着玉盒摔下了悬崖去,却无能为力,气得他额头青筋乱跳,也顾不得了,冲着那远去的马车就是一点指,

        “砰……”

        那正向着远处狂奔的马车,便如被甚么东西重重捶了一般,在巨响之中车厢裂成了无数碎片,而那赶车的马夫从中摔出,滚到了七八丈之外的地方,身体撞到了山石停了下来,口中吐血不止!

        此时尚三已经没心思去管他了,他盛怒之下的动用了法力,立时又觉得血气上涌,伤势有些压不住,于是忙降下遁光,盘坐到了一旁的山石之上,拿出一瓶丹药一股脑倒进了嘴里,准备打坐调息,化开丹药好恢复伤势。

        下头顾十一费力的爬上了岸,正要寻个地方好好的歇口气,她胸口处的李燕儿说话了,

        “十一,快逃,这里不能停,我感觉到那姓尚的就在山顶上面!”

        她是阴魂,感应气息的能力比凡人强出太多,那尚三如今早顾不得隐藏气息了,所以李燕儿能轻易感应到他就在山顶之上徘徊,却不知为何没有下来!

        顾十一一愣抬头看了看上头,上头山崖高陡,从下面看有点高耸入云的味道,可这点高度对于修真者来说就是一个念头的事,顾十一点头,咬牙撑起了身子,强忍着恶心想吐的感觉问道,

        “他是修真者,有神识在,我能逃到哪里去?”

        说是这样说,她可不是甘心等死的人,左右转了脑袋,想寻个藏身之地,李燕儿想了想道,

        “不能藏起来,顺着水流下去,只有顺着水游走,才是最快的!”

        这样的密林,用腿走,在修真者眼中跟蚯蚓爬差不多,借着水流的力量,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顾十一点头,看了看手里已经被水湿透的血蚀草,此时它焉叽叽的趴在自己掌心之中,跟路边的野草也没甚么区别。

        顾十一身上的包袱早不知扔到哪儿去了,放进怀里又怕待会儿跳水时,从怀里震出来,便索性叼进了嘴里,然后便深吸了一口气,一头扎进了下面的水潭之中。

        这一座大山之中的水潭,乃是拾阶而下,一层一潭,一潭一层,便如台阶一般,又如那成串的珠链,每一个深潭就一颗碧玉的珠子。

        瀑布从山顶倾泄而下,一潭灌满,又流入下一潭,落差有高有低,普通人那敢就这么跳下云,顾十一这也就是被逼急了,跟着水流跳下去,在轰隆声中潜入了另一个深潭之中,这也是她运气好,这几个水潭之间落差不大,若是遇上那动辄七八十丈的大瀑布,也不用尚三追上来了,她自己都能把自己作死了!

        不过饶是这样,她也是头昏脑袋,两耳翁鸣,落到第三口潭再爬上来时,她就觉着胸口发闷,再也忍不住了,

        “哇……”

        的一声吐出一大口发黑的乌血来,不过这口乌血吐出之后,顾十一感觉胸口的憋闷好了不少,刚要扶着一旁的巨石站起身,

        突然……

        一股子寒意从肚子处涌了上来,还没等她站直身子,整个人便如僵住了,直挺挺地又倒回了水中,眼前一黑就人事不知了。

        而她僵硬的身子便如一截枯木一般,半浮半沉在水中,不多时便被从上头冲下的水流,将她带到了下一个水潭之中……

        而上头的尚三此时正好化开了药力,压住了伤势之后,他从那山石之上一跃而起,身子凌空就扑向了顾十一掉落的悬崖,尚三神识扫过便感应到了潭底的封印气息,当下一掐法决,冲着潭水虚虚一抓,

        “哗啦啦!”

        有甚么东西从水中被摄出,落入了尚三的手中,尚三拿在手中一看,却是脸色大变,竟是一张早已被水打湿的一塌糊涂的符箓,

        “符箓被人掀开了!”

        尚三一惊,又是抬手冲着潭水连抓,

        “哗啦啦……哗啦啦……”

        好几声响过,入手全是湿淋淋的符箓,尚三的脸色此时已经烂到无法形容了,

        “居然无声无息解开了上头的封印,而没有触发禁制,这是甚么手段!”

        符箓完好无损,上头的灵力却消失了,这不是修真者的手段,这是甚么手段?

        不过此时不是他追究这个的时候,符箓在,玉盒呢?玉盒在何处?

        尚三的神识再仔细扫过潭底,终于在潭底淤泥之中找到了玉盒的踪迹,幸好上面还有残留的封印气息,若是他再晚个半个时辰下来,便是有神识搜寻,他也要大费一番手脚了,当下抬手又是虚空这么一抓,

        “哗啦啦……”

        玉盒出了水,还未等出水,尚三便看见了那打开的盒盖,盒子里面空空如也,还有甚么血蚀草?

        连一片叶子都没有剩下!

        “啊……”

        尚三见状只觉得气血攻心,体内五行之力都暴走起来,他仰天一声长啸,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重重坐倒在地……

        而此时的顾十一却已经无知无觉的被冲到了山涧下游浅滩之处,她身子硬挺挺的搁在了一片沙砾之上,

        “十一……十一……”

        泥人儿从她胸口爬了出来,在她耳边拼命的呼唤,顾十一除了胸口有些起伏,没有任何反应,

        “十一……十一!”

        泥人儿急得身子都颤抖起来,爬到她脸上,用力往她人中上踩了下去,这一招起了效,顾十一疼得一皱眉头,脸一偏泥人儿立时摔到了地上,顾十一缓缓睁开了眼,

        “唔……”

        顾十一眨了眨眼看着面前的泥人儿,半晌才想起来自己身处何地,

        “十一,你怎么样了?”

        顾十一想动一动手脚,却发现自己除了脖子能动,其余甚么地方都动不了,她一脸痛苦的对泥人儿道,

        “燕儿,我惨了,我这一回可能是真没救了,一定是那该死的老东西暗中动了手脚,我这是着了他的道了!”

        那老东西说完不算话,活该烂眼烂手烂脚,盅虫是触了,这是又给自己下毒了吧?

        李燕儿又紧张又焦急的在她身边跑来跑去,

        “那……那要怎么办……要怎样才能救你?”

        顾十一想了想,也没想出甚么好办法来,只能道,

        “等我……缓缓……说不定能……能缓过来……”

        之前不是连人都昏过去了吗?

        现在能醒,说明还有救!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