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请带闺蜜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孙家仆

第四十八章 孙家仆

        顾十一在蓝月城呆了三天,一直老实呆在客栈之中不敢出去,要按着以前跟老道士混江湖的谨慎性子,出了那百草阁的事儿,她就早有多远跑多远了!

        可如今她有事儿要办,不能离开蓝月城,所以一直等到与黄六爷约定的时间到了,才在客栈之中乔装打扮了一下去了黄府,虽说她的乔装对修真之人来说根本只是掩耳盗铃,但扮一下总比不扮好。

        只她却是不知道,那百草阁自从她走后,就一直关门未做生意,而到了今日,就在她鬼鬼祟祟进了黄府,与黄六爷见面时,那百草阁门前便出现了姓尚的男子与那名女子苗条的身影,

        “主人,就是这里了……”

        “嗯……怎么关着门?”

        二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了疑惑之色,隐隐都有了不好的预感,

        “尚三……开门!”

        中年男子点头,一道法决打在门上,两扇铺门吱呀一声就开了,竟然只是寻常关上,并未曾用法阵封闭,二人更是心头暗惊,待进入其中一看,就见得前厅无人,后堂无人,而那后院小楼之中,两名侍女倒躺在地,身体早已经出现尸斑,内室里,浑身烧伤的中年女子胸口中处个拳头大的洞口,心脏已经被人给掏了出来,尚三大惊,

        “血蚀草呢?”

        二人神识扫过一遍,都感应到玉盒,当下对视一眼,俱是脸色阴沉如水,尚三冷冷道,

        “难道是那凡人将五娘杀了?”

        女子摇头,

        “不可能,那凡人不过就是会些道术,在我们修真者眼中根本就是个蝼蚁一般的存在,我让你把东西给她,就是看中她不会被人注意,五娘已经练气七级,她的两名侍女也有些身手,那凡人不可能凭一人之力将五娘弄成这样……”

        女子一指那王五娘已经溃烂的身体,

        “如今只能搜寻五娘的残魂,看能不能问出真相还有血蚀草的下落了!”

        尚三点头,一甩手几只阵旗便插到了那王五娘尸体周围,他口中喃喃几声,几不可闻的声音发出,果然见得那已经开始腐烂的中年女子尸体当中,升起了一缕白雾,雾气极淡,飘飘忽忽仿佛一阵清风都能将其吹散一般,女子皱起了眉头,

        “她的魂魄被人抽走了一魂一魄,能不能问到血蚀草的下落,那就只能看运气了!”

        当下一抬手,打出道法决在那几乎快要消失的白雾之中,白雾当时就是一凝,慢慢现出那中年女子模糊的身形相貌来,女子问道,

        “王芸,血蚀草何在?”

        魂魄晃动了几下,神情木然的看着女子,嘴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女子又问了两遍,那魂魄都是呆呆愣愣,根本没有反应,女子与尚三都是大失所望,

        “看来,是问不出来了!”

        尚三一脸的不甘与懊恼,

        “主人,那血蚀草是主人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从那寒风谷中得来的,只要将它带回门中,就能继承门主之位了,到这最后关头却功亏一篑!”

        女子默然片刻道,

        “此事还未到最坏的地步,只要那血蚀草没有落到大姐的手里,便还有转圜的余地……”

        想了想道,

        “那凡人女子……你可有在她身上下了印记,且先试试能不能寻着她,从她嘴里问出一些东西来!”

        尚三点头道,

        “小人,前头在她身上下禁制时,便在她身上种下了烙印,只要她离小人在百里之内,小人必有感应……”

        想了想道,

        “只小人这印记若要感应准确,便需得布下法阵……”

        女子点了点头,四下看看,

        “此处不能久留,我们先离开吧!”

        他们走后,这百草阁中的三具尸体也跟着消失了,又隔了不久,一名清瘦老者接管了此处,再也无人提及前头那位掌柜王五娘了!

        此时在黄府的书房之中,黄六爷正对顾十一道,

        “事情已经给姑娘办好,说起来也是巧了,那孙家的大少夫人生了两子一女,小女儿生下来便身子孱弱,请了三位乳母轮流伺候着,就是这样养着也是万分小心,那孙家的小姐一直养在孙少夫人的院中,而孙小姐的一位乳母便是我们黄家的远亲,我派人去见了她,又花了些银子买通,待到你入孙府之后,她会亲自过去挑选你,将你挑到她身边伺候,如此你便可进入那孙家大少夫人的院子了!”

        顾十一闻言大喜,

        “多谢黄六爷!”

        说罢起身抱拳,黄六爷笑道,

        “顾姑娘太过客气了,姑娘对我们黄府有大恩,些许小事自当是该办的!”

        顾十一又请黄六爷为自己保守秘密,黄六爷点头,

        “这个不必说,那是自然的!”

        孙家也是修真世家,虽说比不上顾家势大,可在蓝月城也算得上一号的,黄六爷再也财大气粗,也不敢同修真世家掰手腕,他帮着别有目地的人进入孙家,事儿败露了,他也要跟着吃瓜落,所以不用顾十一说,他也会闭上嘴的!

        顾十一在黄六爷这处得了机宜,倒也不耽搁,当下就从黄府后门悄然出去,自己步行到了孙府。

        孙府离着黄府并不太远,约摸隔了三条街的样子,孙家和顾家一样,真正的修真者是不住在气息驳杂的城市中的,他们大多都会选择城外灵气充沛的山中居住。

        顾家要守着蓝月湖,因而便近了湖边,孙家则是在蓝月城外的山中寻到了一处灵泉,家中的子弟都在那处修行,而家眷和没有灵根的子孙则是住在城中。

        孙家大公子没有灵根,可他与顾家大小姐生下的两个儿子,一个有木灵根,一个有水灵根都被送到了山中,在长辈膝下修真,只有一个体弱的小女儿陪在夫妻身边。

        孙家的这位小姐,如今四岁了,她自襁褓中开始就一直带病,到如今病是越发重了,孙氏夫妇将她当做眼珠子一般疼爱,生怕身边的人伺候的不尽心,所以对女儿身边的人十分苛刻,但有一点不妥,那是非打即骂,轻则赶出府去,重则打死了事!

        日子久了,这名声传出去了,蓝月城人都知晓孙家小姐不好伺候,做她的下人,一个不慎便要丢掉小命,于是城中的穷人便是卖身为奴,也不愿意去孙家了,

        如今愿意到孙家伺候小姐的,除了一些蓝月城实在穷得揭不开锅的贫寒人家子女,就是那些不知底细的外乡人了。

        顾十一就扮做了这种外乡人,被收了黄六爷银子的孙家管事,带进了孙府,她跟着十来个年纪不一,形貌各异的下人们进了一处大院子,有一名老妈子出来,发给他们每人一套衣裳,

        “都换上!”

        众人分了男女各自进了房间,顾十一这回可没装男人,跟着几名女子进了房间,将衣裳换上,又按着那老妈子的要求,将头发挽了发髻,顾十一挽了个妇人头,那老妈子见了便问道,

        “你已经成亲了?”

        顾十一一脸的可怜兮兮,

        “回妈妈的话,奴家嫁过人了,不过刚过门不久男人就死了,婆家便赶了奴家出来,奴家无处着落只能卖身为奴了!”

        那老妈子倒也善心,听了叹了一口气道,

        “倒是个苦命的……”

        想了想道,

        “看你这身板应当有把子力气吧?”

        顾十一点头,

        “婆家里的一亩三分地都是奴家在种的……”

        “那就好……待会儿跟着我去大厨房那边吧,正好缺个砍柴的粗使婆子!”

        这老妈子倒也是好心,不想她去大少夫人的院中,如今不光是外头,便是孙府里的下人们说起少夫人的院子都是人人色变,好似那里就是个龙潭虎穴一般。

        顾十一听了面露感激连连点头,心里却是暗暗叫苦,

        “可别让这老妈子把事儿给我嚯嚯了!”

        待到众人换好衣裳,重又立在院中,那老妈子便同众人讲了些孙府的规矩,又有每月能入多少月银,去各院又有何种活计之类的,

        “这些活计有轻有重,有月银多的,有月银少的,大少夫人院子里的月银是最高的,一个月可拿二两银子……”

        老妈子的话一出口,众人便有些骚动,

        二两银子啊!

        这二两银子在蓝月城里可以够一大家子三月的开销了,老妈子见众人如此反应,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口中却道,

        “大少夫人的院子,可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

        她目光扫过众人,心中暗道,

        “这些人里头也不知谁会倒霉!”

        叹了一口气又道,

        “你们把我刚才说的规矩默记下来,等下各院的人自会来挑选你们,能去何处,能不能得主子们的看重,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众人听了忙低头记着规矩,只有顾十一也一脸老实的低下头。

        很快,第一拨挑人的,到了这大院里,却是一名一身青衣的中年妇人,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看着干净利索,就是表情有些高冷,那老妈子见状迎了上去,

        “竟然是黄乳娘亲自过来了!”

        那中年妇人冲着老妈子点了点头,轻声道,

        “身边差个打扫院子的人,听说今儿新来了一批人,便过来瞧瞧……”

        说着话目光便在众人的面上扫过,那老妈子便冲众人道,

        “这是大少夫人院子里的黄乳娘,是小姐身边第一等得力的妈妈……”

        众人还在憧憬那二两银子一个月呢,这财神爷就到了!

        于是个个面露期盼之色,眼巴巴的看着黄乳娘,都指望着她能挑中自己,一旁的老妈子神色木然的立着,这中年妇人挨个儿看过几名女子后,开口问道,

        “你们当中可有嫁过人的?”

        顾十一和另外四名妇人站了出来,

        又问,

        “可有生过孩子的?”

        顾十一和另一名妇人站了出来,

        又问,

        “孩子如今在哪儿?”

        顾十一看了黄乳娘一眼,

        “在婆家……没许奴家带出来,奴家那婆婆很是凶恶,一不顺心就抄棒子打人,后来赶了奴家出来,奴家这才卖了身!”

        这些说辞都是事先套好的,能答上这些的,便是要接头之人!

        “哦……”

        黄乳娘点了点头,上下再打量了一番顾十一,孙府的下人服宽大,顾十一又故意穿是松垮一些,她本就胸大,这么一瞧还真有几分生育过的妇人模样,众人听了也没有起疑,

        “就是你了!”

        说罢一转身对那老妈子道,

        “刘妈妈,这个人我要了!”

        老妈子点头,看着顾十一跟着黄乳娘走出了大院,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怎得这麻绳专挑细处断,都这么可怜了,还进了那地方去,只怕也是呆不过三月,就要……”

        想着又念头一转骂自己,

        “唉!我一个下人操心旁人做甚么,我都自顾不暇,能安安稳稳的每月拿着月银便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当下打起精神又去应对旁人了。

        顾十一跟着黄乳娘一路在孙府里穿行,走到了一处极气派极宽敞的院子前头,黄乳娘才回头看了她一眼道,

        “便是这里了,以后你可要好自为之了!”

        说罢意味深长的看了顾十一一眼,顾十一点头,

        “知道了!”

        那黄乳娘领了顾十一进去,

        “我先带你去拜见大少夫人吧!”

        顾十一点头,

        “是!”

        顾十一跟着她在回廊之中绕来绕去,走了约有一刻钟才到了正院,见得回廊下头站了一溜排的丫头婆子,一个个垂手肃立,不敢大声喘气,见着黄乳娘过来都纷纷行礼,黄乳娘冷着脸也不回应,领着顾十一就到了前堂大门处,

        “少夫人,奴婢今儿挑了一个新人,想给少夫人瞧瞧……”

        里头有人嗯了一声,

        “进来吧!”

        声音柔中带媚,顾十一低着头跟着黄乳娘进去,立在那堂上,一道清冷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过,

        “抬起头来!”

        顾十一依言抬头,与上座之人四目相对,二人都是一愣,上座的女子看着年纪三十来许,白肤乌发,相貌秀丽,衣着华丽,堂下之人,小麦皮肤,眉目疏朗,衣着粗鄙,可二人一对眼时都从对方的脸上找出了几分熟悉感。

        二人的眉目之间居然有三四分的相似!

        123sk.com      365zw.net      jdxsw.com      biqulou.com  



        supedu.com      qushu.net      flxsw.com      5ycn.com



        dbiquge.com      lwxs5200.com      365zw.cc      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