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请带闺蜜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蓝月湖旁有小镇

第四十五章 蓝月湖旁有小镇

        顾十一点头,二人进去前院,黄六爷的书房,坐定之后,黄六爷先说起了府中挖出来那一具女尸,

        “也是多亏姑娘,才令得黄某寻出了这子嗣不丰的缘由,说起来也是惭愧……”

        黄六爷叹气道,

        “这也是黄某年轻时欠下的风流债,那女子乃是多年前我纳入府中的小妾,她先祖也曾是修真者,只是到了她这一代早已没落,一家只剩下她一个了,黄某与她相遇怜她孤单一人,便纳进了府中,黄某也很是宠爱了她一阵子……”

        大宅后院的故事也是千篇一律,不过就是那女子受宠,被黄夫人嫉妒,于是下药害死了,之后埋尸在后院之中,又花了大笔银子送走了城中一名浪荡子,待黄六爷回府便说是那小妾跟着男人跑了,黄六爷大怒也曾派人四下寻找,只如何寻得着,之后日子久了便将此事抛到了脑后,而黄夫人也没有想到这女子已怀有了身孕,将她的尸身埋在后院,就是给黄府埋下了隐患,以至得这么多年,她自己生不出儿子,纳的小妾也没一个生下儿子的,好不易有一名小妾拼着命生下一个女儿,却一直都是病歪歪的,这也是报应!

        顾十一听了心中暗道,

        “看来那玉牌应当是那女子家传了,我为黄六爷了结了这般大事,收一个玉牌倒也不多!”

        当下点头道,

        “即是事情了结,以后六爷府上必定增丁进口,人丁兴旺了!”

        黄六爷起身冲着顾十一行礼,

        “这都还要多谢顾姑娘!”

        说罢拍手叫人,

        “来人,将我给顾姑娘预备的谢礼送进来!”

        当下便有几名小厮双手捧着托盘进到书房之中,将那几个托盘一一放在书桌之上,黄六爷指着上头的黄金白银,又有三张牛皮纸契道,

        “这里有黄金百两,白银千两,又有一座宅子,两间铺子,还请姑娘不要嫌弃,千万要收下!”

        大手笔啊!

        顾十一看得双眼一亮,咽了一口口水,有心想拿了这些东西,可一想到自己要办的事儿,不由肉疼的脸上的肉都抽了抽,半晌才苦笑一声对黄六爷道,

        “六爷,不瞒您讲,您这些东西,我实在是想收下……”

        “那便收下,你若是不收下,黄某才要心中不安呢!”

        顾十一还是苦笑,

        “可是……我乃是四方云游历练之人,受这黄白之物反倒会损了德行……”

        屁的道行!

        她这怕是自己有命拿,没命花!

        黄六爷也不知是真信还是假信,不过面上都做出了一副十分佩服的模样,

        “姑娘果然是高人!”

        顾十一又是一声苦笑,

        “六爷若是真心想谢我,不如帮顾某做件事吧……”

        “哦……”

        黄六爷闻言脸上一肃,

        “姑娘请讲,我黄六虽说在这蓝月城算不上甚么大人物,不过但有姑娘所需,必是想方设法弄到的!”

        顾十一摆手道,

        “倒不是要甚么东西,只是求黄六爷想了法子,让我进去孙家,做了打杂的仆役也好,做个煮饭的婆子也罢,让我进那孙家大少夫人的院子里做事!”

        黄六爷闻言就是一愣,

        “这个……”

        他想了想道,

        “还请姑娘恕黄某冒昧,敢问姑娘这是为何?”

        顾十一便将前头想出来的借口讲了出来,

        “六爷为人豪爽仗义,我受六爷救命之恩,也不敢轻言相欺,实则是我那闭关修炼的师父与那孙家的大少夫人有些渊源,我这次下山便是要到此间为他老人家了一桩陈年旧事,事关师父他老人家隐秘,我也不好同六爷多说,只向六爷保证断断不会是那害人之事!”

        她这么说,自然是请了黄六爷帮忙,便要向对方表明不会弄出事儿,连累对方!

        黄六爷听罢,沉呤半响点头道,

        “这事实则不难,这蓝月城中的孙家与顾家每隔一两月都会招收下人仆从进府,安排姑娘去自然是不难的,只一来怕委屈了姑娘,二来要特意安排姑娘到那大少夫人的院子里,只怕要费些手脚,还请姑娘容我几日!”

        顾十一闻言大喜起身行礼,

        “那就劳黄六爷费心了!”

        黄六爷回礼,

        “姑娘客气了!”

        事情说定之后,顾十一又对黄六爷道,

        “即已到了蓝月城,便想到蓝月湖看看,我今日便想出城,待得五日之后再回来听六爷的消息……”

        接着又婉拒了黄六爷派人护卫的提议,只要了几张银票,自己一人提着小包袱,便出了黄府。

        顾十一凭着儿时的记忆,一路步行出了蓝月城,往那蓝月湖而去,待出了城门到了行人稀少的大道之上,李燕儿才钻出来问顾十一,

        “十一,你这是要去顾家吗?”

        顾十一默然半晌才应道,

        “我想悄悄回去瞧一眼,之后再去孙家……”

        她想弄清楚那孙家的大少夫人到底是甚么人!

        要知晓,便是寻常人家丢失了孩子,也能凭身上的胎记又或是长相寻找,而顾家这样的修真世家,虽说不是甚么十分厉害的大家宗门,但每个孩子出生之后,都会在他们身上种下自家的印记,防的就是有人混淆血脉,所以那孙家的大少夫人,是怎么骗过顾家所有人的?

        顾十一很是疑惑,

        “我想弄明白!”

        这顾家大小姐的位子,她不稀罕是一回事儿,可被人冒名顶替,享受她顾家小姐的尊荣,这又是另一回家了,以前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怎得也要想法子弄明白才是!

        顾十一一人在宽敞的大道上走了一阵子,见着一群身着粗布衣裳的年轻男子在前头,便几步赶了上去,不远不近的跟着,旁人路过一看,还当她跟这群人是一伙的。

        这条大道乃是蓝月城通往蓝月湖旁小镇的必经之路,来往的多数都是拉湖底蓝月石的马车,那赶车的马夫一个个都是身形高大,气质彪悍的虬髯大汉,还有少数马车上坐着的都是在湖边做工的凡人工匠,而像顾十一这样步行赶路的也有少许,都是去往那蓝月湖找活计之人。

        顾十一前面那五个背着包袱的年轻人,一路正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我可是听三哥说了,在蓝月湖打石头,一个月能挣八钱银子,这可不少了,比在家里做庄稼可是强多了!”

        “可不是么,还管饭,说是每日三顿,有一顿有肉吃……”

        “有肉吃,你听谁说的?”

        问话的是一个精瘦的小个子,一听说有肉,立时双眼放光,同伴便笑他,

        “冯狗儿,你小子真是狗投胎,听着肉就流口水!”

        那冯狗儿也不恼,笑道,

        “你们知晓的,我家穷,一年里只过年时才能有顿肉吃,要是去了那里每天能吃顿肉,那真是神仙日子了!”

        同伴听了就大笑,

        “你小子真是没出息,吃点肉就是神仙日子?”

        “我听我二爷说了,普通的石匠是三天吃肉,想每天吃肉是能潜水摸石头的……”

        “是么,那我就去摸石头,我会水,水性还不错呢!”

        那冯狗儿一脸的兴奋,后头的顾十一听了却是眉头一皱,

        她出身顾家,虽说年纪小小就离了家,但因为自小开智早,对自家做的营生也是听长辈们闲聊时说过不少,这蓝月湖里的石头说好采也好采,不过就是潜进湖水里把石头摸上来,摸上来之后,由湖边的石匠,用榔头凿子敲开面上包裹的普通石头,里头才是拳头大小的蓝月石。

        说不好采也不好采,因为蓝月湖那湖水不同一般的湖水,不能饮用,又入水就沉,虽比不上那传说中的弱水落羽都能沉水,但似冯狗儿这样的小伙子入了水,想再出水的话,那是十分的耗费体力的。

        更何况,他们入水时是要在每个人腰间左右带上两个大大的竹筐的,下水之后要在里头装满石头,如此想游上岸就越发难了,因而每年因为摸石而葬身湖底的人不知凡几,所以这么上千年下来,蓝月湖中的冤死鬼都不知多少了,以前顾十一就听家中长辈说过,

        “蓝月湖中的石头,都是一个个的冤魂所化!”

        这冯狗儿瞧着身形瘦小,要去做那摸石工,只怕……

        冯狗儿的同伴显然也是知晓这湖中的危险,便劝他道,

        “摸石就是玩命,你不如跟我们就在湖边敲石头,虽说挣的少些,但三天吃一回肉已经很不错了!”

        冯狗儿道,

        “我也知晓摸石危险,不过我娘病了,我想多挣些银子回家给我娘瞧大夫!”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沉默了……

        顾十一就这么跟在这一群人后头进了小镇。

        这蓝月湖边的小镇里最高最大,占地最广的就是顾家的宅子,不过住在里面的都是些家眷和仆从等,真正潜心修炼的顾家人,都是在蓝月湖附近的一座无名山上,因着上头开辟洞府的都是顾家人,所以镇上的人都叫那座山为顾山。

        顾十一进了小镇,只觉得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

        “这里跟我离开时没甚么两样!”

        二十五年过去了,蓝月湖边的小镇仍是那样,最大的宅子是顾家的,位于镇中心,外面一圈是小妾,大管事们的家宅,再外面是小管事的,再外头便是许多商号和铺面,小镇最外围就是给凡人工匠们搭建的窝棚,一片片的低矮潮湿,一条大道从中间穿过,可以直通镇中心,不过若没有通行的令牌,是没有法子穿过小管事那一层进入内围的。

        顾十一跟着那一群年轻人进了镇子,看着他们去往窝棚寻找熟人,自己则再往里走,寻了一家客栈住下,此时天已经黑透了,小镇的外围灯光极少,那是因为住在里头的工匠们舍不得用油灯,而越往里走越是灯火通明,顾家大宅里更是灯火辉煌,犄角旮旯都能照到。

        顾十一背着手在小镇的街面上状似悠闲的溜达,实则一双眼却是在来往的行人脸上巡视,似乎想从中找出某个熟悉的面孔来,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到了一处十分热闹的街面。

        顾十一看见那些浓妆艳抹的女子,就是微微一笑……

        世俗之中从来是黄赌不分家的,这蓝月湖旁的小镇聚集了大量的工匠,他们辛苦赚来的银子不少人是拿回去养家糊口,却也有不少人,有银子在手便要送进花楼之中某个女子,又或是某个赌的热火朝天赌坊之中的,小镇之中这一条街两边都是做这样的生意,顾十一一跟着老道士“见多识广”,进了这样的街道倒如进了自家菜园子一般神情自若,遇上过来揽生意的花楼女子,她还上下打量评品一番,

        “小娘子,你这脸上的粉也忒厚了……啧啧啧……这是眼角有皱纹了吧?”

        所以不是小娘子,应该是老娘子了!

        “哎呦……你们这花楼是这镇上第一家,倒是好大的口气,多少银子过夜啊?”

        “太贵!太贵……这样的货色,也就值得了一钱银子……”

        待气得那些花楼女子快动手揍人之时,她才一溜烟儿钻了赌坊,在里头挤来挤去,猛然瞧见了一个有些面熟之人,看了半晌终于想起来这是谁了,

        “这是二房的三叔家的三哥,我那堂哥顾永平……”

        顾十一其实不叫顾十一,按着字辈排,她应该叫顾雯茜,虽说是嫡长女,可她在大排行里是顾家第十一个出生的孩子,所以都叫她十一,而这位顾永平排行在十,家里人都叫他顾老十,小时没少欺负顾十一。

        顾十一退到角落里,冷眼看着顾老十挤在赌桌旁边,赌得那是面红耳赤,大吼大叫,李燕儿见这赌妨虽然人多,可人头涌涌之间,个个的眼都盯着赌桌之上,没一人留意自己,于是悄悄从顾十一的胸口探出头来,好奇的问道,

        “你们家到底多少个孩子?”

        那是老十,这是十一,有没有十二、十三、二十啊?

        说起这个,顾十一都是一脸的无奈,

        “那可不少……我们家可是个大家族……”

        biqigezw.com            biquku.net            jbiquge.com            37zw.cc  



        ibiquge.com            biqugei.com            37xs.net            36xs.com



        yifan.net            shuosky.com            biqugem.com            36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