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请带闺蜜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莫名的祸事

第三十七章 莫名的祸事

        李燕儿闻言也点头,

        “那老先生是位高人,他没必要扯谎骗你,看来这是真的了!

        顾十一听了哈哈大笑,

        “这个好……啥都能吃,那岂不是这天下美食尽可入我这肚子?”

        李燕儿笑道,

        “天下美食能不能吃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这五彩河的水你是能喝的!”

        “咦!对呀!”

        顾十一大喜,这五彩河的水是至阴的地底阴水,旁人喝不得,她却喝得,这个好……至少要是遇上船翻落水的事儿,她就不会死了!

        二人大喜,李燕儿脑洞大开,

        “啥都能吃,那粑粑能不能吃?”

        “噗……”

        顾十一一口口水喷出来,指着李燕儿一脸的不可置信,

        “李燕儿啊!李燕儿……当真是最毒妇人心,枉我对你痴心一片,你……你居然想让我吃粑粑!”

        顾十一捂着胸口倒在床上痛苦惨叫,

        “你这个负心的女人,你……你……你……好狠的心!”

        她唱念作打甚佳,李燕儿有点没接住,口中喃喃道,

        “那啥……我就开个玩笑,那个……粑粑我也吃了,还是你给我吃的,你也吃了,我们不都吃了么!”

        好闺蜜有难同当,有粑粑一起吃?

        两人在舱里哈哈大笑,外头顾婆子拍门了

        “十一,是不是你回来了?”

        顾十一闻言忙闭了嘴,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过去打开门,期间她还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道小小的黑影嗖一下子消失在了床头,

        “十一,你这是怎么了,在舱里叫唤甚么?”

        顾婆子进来就问,顾十一嘻嘻一笑,扯开话题问道,

        “姑姑找我,有事儿么?”

        顾婆子道,

        “六爷说了,后天就要开船了,让你们都回船上来,我正愁不知去哪儿找你呢,你就回来了,你这几日在外头做甚么了?”

        顾十一笑嘻嘻道,

        “我这不是没来过吗,就到处逛逛瞧了瞧……”

        顾婆子也没有多问,点头道,

        “那明儿可别出去了,眼看着要开船了,别到处乱跑了!”

        “好!”

        顾十一老老实实点头,第二日果然没有出去,在船上呆了一天,第三日他们便离开了此地,又启程往陈州而去,之后一路也没有多话,只是离着陈州越近,顾十一便开始越来越沉默,嘻嘻哈哈的时候少了许多,发呆的时候却是多了起来,李燕儿知晓她这是近乡情怯,也没有多的法子安慰她,只是默默的陪在她身边,

        “燕儿,你说……他们还记得我吗?”

        顾十一坐在小小的窗前,看着河岸两边变换的景色,近了陈州,河岸边渐渐出现了道路,有路上的行人,还有远远伫立的村舍田地,李燕儿没有说话,她知道十一这是在问自己,并不要谁回答,顾十一又喃喃道,

        “这么多年了,我那爹还记不记得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我那娘可曾有回来寻过我?”

        这答案她想知晓,却又怕知晓,

        她五岁就离家了,她那亲爹一直恨自己的前妻,对她这前妻生的女儿从来就没有好脸色,说不定她的离开,反倒让他松一口气吧!

        所以也许亲爹早就将自己忘记了!

        还有自己那亲娘,跟着男人一跑就是这么多年,她……过得好不好?

        那男人对她怎么样,她可曾有后悔过?有没有想过我这个女儿?

        这样的矛盾心思,其中复杂难明的情绪,怕只有顾十一才能明白个中滋味儿了!

        李燕儿坐在窗台上,回头看了一眼好姐妹泛红的眼眶,心里叹了一口气,

        “十一就是这样,外头瞧着嘻嘻哈哈甚么都不在乎,实则最是重情重义的,若是回去发觉她的父母早就将她忘记了,她一定是表面装做不在意,心里早就哭死了!”

        李燕儿走过去,蹭了蹭顾十一放在窗台上的手,

        “十一,我们是好姐妹,一辈子的好姐妹,永远都是!”

        不管他们怎么对你,我对你都不会变的!

        顾十一点了点头,甩了甩头,趁机把眼中不小心溢出来的眼泪给甩了出去,笑嘻嘻道,

        “好姐妹当然是一辈子,不过……我还是想找个壮汉暖床!”

        “呸!”

        李燕儿呸了她一口,

        女人!你能不能要点脸!

        船行半日终于停在了一处大型的码头上,他们会在这里过上一晚,第二日换乘陈州境中内河道的普通船只,从这里开始便算是离开五彩河,进入正常的河道了,到了这码头,离着他们要去的蓝月城就不远了,蓝月城是陈州西褐国的都城,陈州顾家在蓝月城外的蓝月湖附近的小镇,所以顾十一会跟着这支镖队一直到目的地。

        他们这一路虽说有钓五彩河上的鱼,不过毕竟是吃个新鲜,量实在不够大家吃,所以多数还是吃的船上自备的干粮,前头停了十日那小城,本就是个啥都缺,因矿山而建起来的城市,一小片绿叶菜卖的都是天价,他们这些镖师在外头奔波为的就是挣银子养家,所以大家都不敢在外头多吃,如今到了这陈州的驷马城,可算是回归了繁华世俗,一切应有尽有,于是众人吆五喝六的招呼着,要一起下船吃顿好的。

        这些人里头自然不能少了顾十一,她跟刘二几个勾肩搭背正要下船,被顾婆子追了出来,她身后是六爷身边的长随,

        “十一,六爷有事找!”

        “六爷?”

        众人听说是六爷找,都是脚下一顿,顾十一回头一脸诧异,指着自己的鼻头,

        “找我?”

        随从点头,

        “六爷有事与顾姑娘商议!”

        顾十一看了看刘二几个,一脸的无奈,她如今还蹭着人家的饭,还坐着人家的船呢,自然不能不听金主爸爸的召唤,只能冲刘二几个歉意的点了点头,

        “如此……我先去见过六爷再来找你!”

        刘二几个点头,

        “十一,你待会儿来寻我们啊,就是这城里最大的逍遥楼,你出了码头一问就知道了!”

        “好嘞!”

        顾十一冲他们比了一个放心的手势,看着众人离开,自己才由随从领着,去了三楼见金主,黄六爷正在甲板上品茗,面前摆放了小几,上头有茶壶茶杯,茶杯之中白烟袅袅,只六爷坐的却是右侧陪坐,上首位置坐着的是一名身形魁梧的中年汉子,顾十一见状心里便是一愣,

        “这位……看身形……瞧着好似是那晚上出手击伤鱼夔兽的人……”

        这可是修真者!

        顾十一心里一凛,立时收了脸上的嘻笑,对着黄六爷先行了一礼,

        “六爷……”

        黄六爷点头笑着向她引见那中年男子,

        “这位是尚先生……”

        顾十一又行礼,

        “尚先生有礼!”

        那中年汉子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只看了顾十一一眼,顾十一便觉得自己似是被人从里到外扒光了一般,心里越发的不安起来,只是以她的城府,面上自然是显不出来的,当下垂手而立,微低了头问道,

        “不知六爷召了我前来,是有何事?”

        黄六爷道,

        “不是我有事,是这位尚先生有事要……吩咐于你……”

        说罢看向了那中年男子,那男子仍是面无表情,声音冷冷道,

        “黄六爷即是已经引见了,那就请让我们单独说话吧!”

        此人态度极是无礼,黄六爷却是没有半点不满,点头起身,

        “如此……那黄某便先下去了!”

        说罢起身,路过顾十一身边时,给了她一个小心应付的眼神,便领着人下了楼去,这三楼的甲板之上便只剩下顾十一和那中年汉子了。

        顾十一听着黄六爷等人的脚步声渐渐消失不见,只觉得后背一阵阵的发凉,一股子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看了一眼正在喝茶的那中年男子,硬着头皮拱手道,

        “不知尚先生有何事吩咐?”

        那中年男子一言不发,只是抬头,目光淡然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都不似在瞧人,倒似在瞧一只小蚂蚁,小蜘蛛似的,带着一点点好奇与玩味,还有那种看心情,说不清甚么时候会出手捏死的随意!

        顾十一的后背更凉了,

        她不知晓这男人是哪一阶的修真者,不过似她这样的小小凡人,面对这种修真者,不管他是甚么段位,反正都是能要自己小命的段位,这中年男子不同那异兽斋的老先生,那位虽说也是修真者,但通身精气内敛,半点瞧不出来,而这位……

        顾十一感觉到了对方端坐在那处,就仿佛面前多了一堵墙般,她立在那处,便感觉那一堵墙正一点点的向自己逼来,然后她就觉得呼吸一点点的发紧,胸腔的起伏越来越剧烈,可能吸入的气息越来越少,顾十一发觉自己就好像离水的鱼一般,正在一点点的窒息……

        顾十一咬住了下唇,强忍了想后退的脚步,低下了头,额头上便开始见汗,那中年男子见状冷冷一笑,

        “哼!”

        突然压迫感陡增,顾十一觉着面前的墙变成了一座高高的山峰,然后开始缓缓自头顶处往下重重压来,

        “不能呼吸了!”

        顾十一下唇都快咬破了,整个身子都在发抖,一股子大难临头,无助惶然的感觉笼罩住了她整个人……

        若是放在她平日的油滑性子,只怕人家还未说话,她自己早跪下求饶了,只今儿不知晓为甚么,顾十一这膝盖头儿怎么都弯不下去,顾十一整个人抖得如风中的孤叶一般,中年男人有些诧异,

        “咦?你倒是骨头硬!”

        他正待还要施威,突然耳边传来柔柔的说话声,

        “尚三不要多事,我们时间不多了!”

        中年男子闻言,周身的灵压立时一收,顾十一就觉得浑身一轻,反倒是膝盖一软,人就跪下去了,中年男人看也不看她一眼道,

        “你出身道门?”

        顾十一点了点头,

        “家师出身通玄门……”

        中年男子却是听都未曾听过这一门派,浑不在意道,

        “即是出身道门,又身带了阴魂,看来是会驱邪御鬼之术喽?”

        顾十一小心应道,

        “在大人面前怎敢称会,只是略懂些皮毛罢了!”

        中年男子倒也满意她的识相,点了点头道,

        “好,今日有一件事要交给你做,若是做好了,有赏!”

        顾十一心中暗骂,

        “他娘的,有事就说事儿,一上来就以势压人,见着老娘发抖,很他娘的好玩儿吗!”

        面上带着苦笑道,

        “大人请吩咐!”

        她也没有说“不”的权利啊!

        那中年男子道,

        “你上前来!”

        顾十一依言起身,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上前到了男子跟前,那中年男子当着顾十一的面,右手一翻掌心之中就出现了一个玉盒,顾十一早见识过修真者的神通,倒也没有大惊小怪,只是看着那被三道符箓贴满了的玉盒,低声道,

        “大人,这是……”

        那中年男子道,

        “是甚么你不必问,只需记得,将它完好无损的带到蓝月城,只要带到了蓝月城,将东西交给了我指定之人,便可以得到重赏!”

        顾十一久走江湖,现下这情形一瞧就明白了,当下心中暗骂,

        “我x,你有一刀砍伤鱼夔兽的本事,却让我给你送东西,这是怎么着……惹上了更厉害的人物,怕东西保不住,要让我来背锅了!”

        这种事儿,让她一个小小凡人来做,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人一指头弹得灰飞烟灭的!

        顾十一心中大骂,

        “他娘的,你们修真界的事儿,关我屁事儿,找上老娘做甚么,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心里骂归骂,嘴上还要问,

        “不知大人要小人送给何人?”

        那中年男子道,

        “蓝月城中有一处隐蔽的坊市只有修真者才可以进去,瞧上你是知道你会些道术,比他们那些废物来,你多少能感应到一点天地灵气……”

        说罢一抬手,顾十一立时就浑身一僵,跟个牵线的木偶一般被人操纵着向那中年男子伸出了手,男人用食指在她的左手掌心处写下了一个“入”字,

        “你到了那地方,看掌心中的这个字,若是有灵光闪动,便是到了地方,将这手掌按在墙上,便可进入那坊市了,你入了坊市寻一家叫做百草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