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请带闺蜜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好东西

第三十三章 好东西

        顾十一是被顾婆子拍醒的,睁开眼,顾婆子满是老茧的巴掌又呼了下来,

        “十一,你醒醒!你醒醒!”

        顾十一试着动了动手脚,发觉头上和肋骨都在隐隐作疼,其余都还好,

        “姑姑……”

        顾十一由顾婆子的拉着坐了起来,

        “姑姑……”

        她四下看了看,发觉舱中一切如常,看窗外他们的船还在河面之上平稳航行着,顾十一上下打量顾婆子,

        “姑姑,你没事吧?”

        顾婆子摇了摇头,指了指她的耳朵,比比划划道,

        “十一,你听得见么……”

        拿过一旁小桌上的小瓶,再比比划划道,

        “十一,这是碧水门的大人们给的药,说是能治耳聋,你吃一颗……”

        说罢也不管顾十一是不是能明白,打开瓷瓶倒出一颗药递给了顾十一,顾十一耳朵没聋,不过她还是接过送进了嘴里,这药丸看着小小一颗,却是苦如黄连,顾十一猝不及防一口咬碎,苦的差点儿咬舌自尽,

        “啊啊……”

        她掐着自己的喉咙冲顾婆子大叫,顾婆子忙倒了一碗水给她,看着顾十一大口喝下去,这才道,

        “这药是苦了些,可十分灵验,我吃了一颗没一柱香的功夫就能听见了!”

        顾十一点了点头,把水碗给了顾婆子,顾婆子没发觉出不对劲儿,接过来又道,

        “你睡一会儿,等你能听见了,我们再说话!”

        顾十一又点了点头,一脸无语的看着顾婆子出去了,待顾婆子一走,她忙伸手去摸胸口处的油布袋子,手一伸进去,突然触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顾十一下意识把那东西往外一掏,

        “啊……”

        她吓得一声尖叫,把那东西扔在了床上,自己缩到一边儿直直盯着它,

        “手……指头?”

        白生生,细细长长还有指节的一根东西,不是手指头是甚么?

        顾十一愣了半秒,昨晚上的记忆就如潮水一般全部回来了,

        “这是……这是鱼夔兽的腹肢上的手指头?”

        顾十一想起来了,这时节布袋里的李燕儿叫道,

        “十一,十一怎么了?”

        顾十一忙将她取了出来,

        “你瞧……这东西……就是它昨儿晚上砸我头上了……”

        说着伸手摸了摸头顶处,那里隆起了一个血包,摸一下疼得她龇牙咧嘴,

        李燕儿袋子里头听她大吼大叫的,还以为出了甚么事儿,出来一看是这东西,松了一口气道,

        “我还当是甚么呢,这不是昨儿晚上你自己塞进怀里的么?”

        顾十一想了想,依稀想起来,当时自己恍恍惚惚跟坐海盗船似的,匆忙之中好像真把这东西塞进了怀里,李燕儿走过去把那手指头抱了起来,转脸对顾十一道,

        “十一,这东西对我挺有用的……”

        “嗯!”

        顾十一瞪大了眼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说?”

        李燕儿道,

        “我也不知道为甚么……”

        昨儿李燕儿在油布袋子里也不怎么好受,那鱼夔兽发出的阵阵咆哮声,在普通凡人听来是耳膜震动,脑中嗡鸣,而对她来说却是能震得她魂不附体,差一点儿就从泥人里震了出来,后头又有一股无比强大的威压传来,几乎让她立时魂飞魄散,就是这个被十一塞进怀里的东西,与她贴在一起,从这上头传来的丝丝清凉阴气,保了她免受魂飞魄散的厄运!

        “是么……这玩意儿还能镇魂?”

        顾十一听了姐妹的叙述,把那根手指头拿在手里仔细察看,还真别说,这异兽生的这手指头,真跟人指头一般无二,要是不说,谁都瞧不出来这是从一只山一样大的怪兽身上砍下来的东西!

        顾十一眯着眼想了想道,

        “我猜吧,这东西长年生活在这五彩河中,本身就是极阴之物,而它生的十六对腹肢,乃是它全身阴气聚集的精华所在,所以它对你有用!”

        嘿嘿!没想到昨儿晚上也算得因祸得福了!

        于是笑眯眯把这根手指头塞进了油布袋子里,

        “既然对你有用处,我们就留着!”

        “嗯!”

        李燕儿点了点头,欢欢喜喜的过去自己爬进了袋子,这油布袋子细长一个,放一个泥人儿和一根手指头稍稍有些拥挤,不过让给李燕儿抱着它正好合适,

        “呼……好舒服!”

        李燕儿抱着手指头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一脸的享受,顾十一笑得一脸猥琐,

        “手指头都让你舒服了?”

        李燕儿早习惯闺蜜的黄腔了,呸了她一口,

        “你能不能正经点儿?”

        你说说你,三十年都没碰过男人的老女人,打哪儿来的这么多黄腔?

        顾十一哈哈大笑,重又把油布袋子收好,外头顾婆子正好端了一个托盘进来了,托盘里头放了一碗清粥,两个小菜,

        “十一,快来吃饭了!”

        这一夜担惊又受怕,顾十一还真饿了,过去端了碗就喝,一面喝一面问,

        “对了,昨儿晚上姑姑是甚么情形?”

        说起昨晚上,顾婆子也是一脸的后怕,

        “我不是在这舱里呆着么,外头那怪兽只叫唤了一声我就昏过去了……”

        她年纪大了,年老体衰自然受不了这种惊吓的,所以昨晚的事她也不知道多少。

        “后头是六爷身边的镖师把我叫醒的,我一醒过来就看见他们把你抱进来了,后来他们又送来了这瓶子药,他们叮嘱我给你服下……”

        顾十一听了点头,三两下吃罢了饭,就去外头瞧了瞧,刘二他们几个昨儿晚上跟她的遭遇一样,有那身子壮的还能撑到最后鱼夔兽二次趴上光罩,有那胆子小的,早就在鱼夔兽头一回趴在光罩上大吼声就被震昏过去了,

        “好像……就我一个人瞧见了那道金光!”

        顾十一暗暗嘀咕,

        所以昨儿晚上是碧水门的人出手吗?

        正在顾十一暗自猜测的时候,三层的头等舱之中,一名蒙面的女子正在询问面前的魁梧中年人,

        “丹药都给他们发下去了吗?”

        中年人低头,态度极是恭敬,

        “回主人的话,已经都发下去了……”

        那蒙面女子点了点头道,

        “我也是没想到,昨儿晚上这血蚀草的禁制突然松动了,泄露了一丝气息出去,引来了两头鱼夔兽……”

        那中年人道,

        “这血蚀草的药效实在太大,禁制松动也是突然发之事,只是如此一来,这动静闹得大了,会不会引来更多的怪兽又或是引来有心人的察觉?”

        蒙面女子想了想道,

        “我刚上船时便已经用神识扫过整个船了,这船上全是普通人,只有一人身具道法,不过却受了伤,身边应是养了一个阴魂,这种多半是那类江湖术士,养着阴魂招摇撞骗的,其余人等便没有甚么特殊的了,不用在意……”

        顿了顿又道,

        “昨晚上我又连着赶制了两道符箓,将那血蚀草重新封印了起来,算着日子应当能再坚持三天以上,这一路之上,我都要不停的加持封印,我会在舱中闭关,没有紧急的事情不要打扰我!”

        “是,主人!”

        那中年人低头应诺,又听那蒙面女子道,

        “送些灵石给那碧水门中人,昨晚毕竟是因为我们的缘故引来了异兽,这法器的消耗也是颇大,送些灵石给他们也算是补偿了!”

        “是!”

        中年人低头退了下去。

        之后的航行一路风平浪静,便是偶有遇上鱼夔兽都被法阵挡在了外面,再没有出现那晚上的险情,顾十一在船上吃了睡,睡了吃,伤势一天天的好转起来,人也养胖了,只五彩河再漂亮,看得久了便觉得无聊了,于是她便又重操旧业,给镖队中的人算起命来。

        众人初时不信,不过经她批准过两次后,便开始对她大为信奉,纷纷请她算命批八字,只顾十一深谙饥饿营销的套路,为维持自己高人的形象,一日只算一卦,一卦只收三个铜板,虽说收的便宜,可她蹭了数顿酒肉,到最后这神算子的名声没有打出去,却是交了一帮子酒肉朋友。

        这走镖的汉子本就是豪爽的江湖性子,顾十一跟他们打成一片之后,就没一个把她当成女人,平日全数都是勾肩搭背,个个都是好兄弟了!

        李燕儿见了不由连声叹气,

        “你说说你,这满船的人除了顾婆婆,就没一个把你当女人的,再这样下去,你还能嫁出去吗?”

        顾十一只是嘿嘿笑,

        “姐们儿,你放心……我这不是没有中意的人么,你真要放个肌肉猛男在我面前,我立马就能小鸟依人!”

        说罢还掂了兰花指,凹了一个妖娆的造型,还别说,她穿着一薄薄的睡衣,在床上那么一摆,还真有几分那啥感出来了,李燕儿又叹气,心中暗道,

        “其实我们十一吧,身材是真有料的,前凸后翘的,真要打扮打扮,出门约个炮啥的,那一定是一钓一个准儿的,只是这性子嘛……”

        男人遇上她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推杯换盏做兄弟,一种是直奔主题做床伴,二选一没有第三个选择了!

        这时节,李燕儿只是心里暗暗嘀咕,却是没想有一天还真让她料中了!

        话说枯燥的航行就这么过去了一个月,但路程还剩下一半,黄六爷觉出了大家久在船上的浮躁,便在五彩河畔唯一的一处河边小城停了下来,说是要休整十日再出发,众人大喜,纷纷约着下岸玩耍,顾十一如今的伤早已经好了,被这帮汉子们拉着下了岸,

        “啥……逛青楼?”

        顾十一一脸的懵,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勾着自己肩膀的刘二,

        “不是……兄弟你把我当甚么了?”

        刘二也一脸懵,

        “不是兄弟吗?”

        两人四目相对,半晌刘二才想起来,

        “哎呀,我忘记了!”

        说着突然触电般的放开了,抠了抠头皮道,

        “那个……我突然想起来了!”

        他好似现在才想起来,顾十一是个女人,顾十一给了他一个白眼,转身就走,刘二忙追上来问道,

        “十一你上哪儿去?”

        顾十一道,

        “我随便逛逛,你们去吧!”

        说罢头也不回,冲刘二摆了摆手,自己走了。

        这座小城位于万沙州的戈壁滩上,就在五彩河畔,此处植被稀少,长年干旱,再加上五彩河的水不能饮用,所以按理说这处不适合凡人生活的,不过三百年前有人突然在这处发现了一处灵矿,为此万沙州中好几个排得上名号的门派打了好几场惨烈的大战,最后用拳头决定了灵矿的分配,之后几派的弟子在这处建了小城驻守,又渐渐有了凡人,到三百年后的今天,这里已经是一座凡人和修真者杂居的城市了。

        整个小城不大,人口约有一百来万人,又建筑都是就地取材,利用本地的黄沙煅烧,烧成半透明的石块,之后打磨成方砖用来砌成了房屋,所以这一整座小城在午后的阳光下面会闪闪发光,看着煞是奇异。

        其实顾十一也不是不逛青楼,她是有事儿。

        顾十一听说这里是修真者与凡人杂居的地方,便心思一动,

        “即是如此,不如把那根手指头寻个识货的人瞧瞧……”

        她外头瞧着粗放,可心思也挺细的,那手指头被燕儿抱着睡了一路,虽说没有甚么异样,但这东西总归是异兽身上掉下来,也不知道日子久了,会不会有副作用,还是问问好些!

        顾十一对自家闺蜜也真算得是尽心尽力了!

        顾十一在有闪闪发光的房屋的街道当中缓缓行走着,发觉这里除了房屋晃眼了些,地面沙尘多了些,其余跟一般的凡人城市也差不多,不过这里人行路都格外的客气,迎面遇上三尺之外就要相互避开,因为这城里有不少修真的大人们,凡人们肉眼凡胎,有眼不识泰山,生怕一不小心碰到一位脾气暴躁的修真者。

        虽说这城里有规矩修真者不能随意伤害凡人,可大家都明白,这修真者们害人的法子多如牛毛,让你不明不白的死去,根本不费吹灰之力,所以这城中的凡人们都养成了逢人先带三分笑,客客气气待人的“好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