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请带闺蜜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我如蝼蚁

第三十八章 我如蝼蚁

        男人又在她的右手上写了一个“印”字,

        “我也不怕告诉你,这玉盒里的是一味十分要紧的药草,因为功效太大,会引来无数阴魂鬼魅的觊觎,你若是遇上自己对付不了的鬼魅,就将这掌心中的字亮出来……”

        想了想男人又好似不放心一般,一翻掌心,又给了顾十一三张符,

        “这是三张低阶驱鬼符,无需灵力催动,你只需点燃便可……”

        说罢问顾十一,

        “你出身道门,凭空引符的手法,不用我教你吧?”

        顾十一身子不能动,嘴也不能动,只有眨了眨眼,中年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松开了顾十一的禁制,顾十一一得自由,忙退了两步,看了看手里的热滚滚的山芋,咧嘴苦笑着把玉盒塞进了怀里,

        “大人,小的谨遵大人的吩咐,便是豁出性命去,也要把东西带到!”

        那中年男子冷笑一声,

        “我已经在你身上下了禁制,算着日子,你十日之后是必到蓝月城的,你将东西交给我指定之人,他自会给你解开禁制,若是东西没带到,你这小命……也确实没甚么用了!”

        顾十一闻言只觉脚底板儿下头窜上来两股子冷气,一直到了脑门处才汇合,额头上立时就起了一层冷汗,

        “大人,这……”

        那中年男子根本不听她说话,只是一挥手,

        “走吧!”

        顾十一就觉得眼前一花,人就在了自己的船舱门前了,顾十一呆呆立在舱门前半晌,安安了神之后,这才伸手推开了舱门,

        “十一?”

        正在窗口处看风景的李燕儿见她回来一脸的吃惊,

        “你不是跟刘二他们去喝酒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还说那种地方气息混杂,不让她跟着去!

        顾十一扯了扯嘴角,僵硬的脸上现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

        “那个……突然不想去了,就回来了!”

        “是么?”

        李燕儿狐疑的看着她,这么多年姐妹,她怎么会看不出顾十一不对劲儿?

        顾十一自然知晓瞒不过她,只能左右看了看,冲李燕儿摇了摇头,神情凝重,

        “这事儿以后再说!”

        李燕儿见她神色,心知这是发生甚么大事儿了,便点了点头,

        “好!”

        说完话,突然盯着她的胸前看,

        “十一,你……带了甚么东西回来?”

        顾十一想起来中年男子的话,冲着李燕儿摆了摆手,

        “这个……也不能说!”

        李燕儿盯着她胸口看了半晌,似是瞧出了甚么来,抿紧了嘴没有说话。

        当天晚上,俩闺蜜都很沉默,顾十一睡不着便在床上打坐,李燕儿一直盯着她身边放着的玉盒,那玉盒上头贴了好几张符箓,上头散发出来的灵威让它十分的惧怕,可那玉盒里头又隐隐传出来一股奇特的味道,这种味道十一闻不到,她却能闻到,虽不知道是甚么东西,但那股子味儿勾得她神魂晃动,隐隐觉着那东西是比鱼夔兽腹肢更好的东西,自己要是吃下去,一定有大大的好处!

        不过李燕儿也知晓,就是这个东西让十一一晚上的心神不宁,这玉盒连同里面的东西一看就不是凡物,也不是十一能有的,一定是她前头出去时,发生了甚么,应该是有人把这东西给了十一。

        这么重要的东西,谁会交给十一?

        都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以十一的性子根本不会去招惹这种祸事的,所以……这是被人强迫了!

        而……她回到房间之后一点口风都不敢自己泄露,又左顾右盼怕隔墙有耳的样子,所以……交东西给十一的人,就在这船上?

        这船上的人,这船上的人……

        船移月斜,月光偏了方向,李燕儿挪挪,让整个身子沐浴在月光下,感受着月华洒在身上的那股子舒服,脑子里转着圈儿,

        “应该不是镖局的人,镖局的人都是凡人……”

        虽说镖队这一回是走一趟十分贵重的镖,横跨了好几个州,可黄六爷他们都是凡人,送的东西大不了就是些金银珠宝,古玩字画之类的,肯定不会是这种会吸引她这类阴魂的东西,要不然……他们这一路怎么会没遇上一个鬼魅?

        所以不是黄六爷,那这船上还有谁?

        李燕儿想到了那晚上感受到的威压,这船上是有修真者的,虽然他们一直藏身在三层不出,但李燕儿是阴魂,她的感觉本就比一般的凡人敏锐……

        当然也可能是碧水门的那些外门弟子,可他们比龙虎镖局的镖师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且碧水门在驷马城就有堂口,交给自己人不好,何必给十一!

        果然不愧是那一界里九年义务的高材生,李燕儿同学脑子转了那么几圈就把事情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她就知道自家闺蜜这是处境有危险了!

        这般要紧的时刻,她自然更应当闭紧了嘴,一句多话也不说,只是默默的吸收着月华,陪在顾十一身边,等着她的应对!

        这一夜顾十一都没有睡,半夜刘二几个回来还拍了顾十一的舱门,在外头大声嚷嚷,

        “十一,你怎么没去?”

        顾十一在舱里装出被吵醒的迷糊声音道,

        “六爷请我吃酒了!”

        搬出六爷的名头,刘二几个立时不敢闹了,一个个乖乖回去睡大觉,待到第二天,镖队的人一早便将车马、镖箱等,一应东西搬到另一艘船上,太阳落山之后,顾十一便同众人一起坐上了另一艘船出发了。

        一直到他们换新船离开驷马城十里,黄六爷才请了顾十一上三层说话,黄六爷对那中年男子到底交待顾十一做甚么是只字未问,只是有些歉然的对顾十一道,

        “没想到竟是将你都牵连进来了!”

        顾十一苦笑道,

        “六爷说的甚么话来,若不是六爷,我如今还不知被埋在哪块荒山呢,有这一桩事也是我命里的劫数……”

        黄六爷叹气安慰她道,

        “我虽不知他们身份来历,不过碧水门行事倒也算得正派,与他们来往的人物想来不会行事太过阴邪,只要你把他吩咐的事儿办完,想来他不会为难你的!”

        黄六爷这话说的有些心虚,顾十一还是苦笑,

        “那就承您吉言了!”

        不这么想还能怎么着?

        这就是一介小小凡人的悲哀,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他们能做的就是苦苦挣扎罢了!

        顾十一想了想对黄六爷道,

        “六爷,这事儿也不光是我受牵连,只怕这船上的人也会受牵连,这几日的路程怕是不会太平了!”

        黄六爷闻言也是一声苦笑,

        “这个……我也隐隐猜到了,可是有甚么需要我帮忙的!”

        前头那姓尚的明明可以自己出面找顾十一,非要拉了自己引见,黄六爷就知晓这事儿自己也多半是有份儿的了,当下也很干脆,

        “可要我派人手给你?”

        顾十一思虑片刻道,

        “不用了,六爷的人都是些凡人,他们在反倒会妨碍我的手脚,只请六爷给我安排一个单独的住处,且吩咐一声,我那附近的人若是半夜听到了甚么动静,都要紧闭了房门不要出来!”

        黄六爷点头,

        “好!”

        顾十一与黄六爷并不知晓,在他们下船后,碧水门的船继续向前,却是刚前行五十里的水路,就被几道遁光追上了,那前头与顾十一说话的中年男子立在甲板之上,脸色阴沉的看着远处快速飞来的遁光,吩咐身后的几人道,

        “准备应战!”

        身后的众人立时祭出了各自的法器,在他们身后一道苗条的身影悄然出现,柔美的声音叹道,

        “唉!还是让他们追上了!”

        中年男子并未回头,只是应道,

        “主人,区区几个筑基初期还用不着主人出手,还是由小人几个来应付吧!”

        那苗条的身影一声轻笑,

        “尚三,你这回可是看走眼了,这前头三个确是筑基期,可这后头一个只怕不简单呢!”

        那中年男子闻言一愣,女子又道,

        “大姐也是真不念姐妹之情,不过就是一株千年的血蚀草,她竟将身边的药奴派出来了!”

        中年男子冷笑,

        “主人,您就是心太软了,这可是门主之争,您比另外两位小姐先寻到了千年血蚀草,只要带回门中,以后我们妙药门的门主便是您了,她们为了门主之位就不会对您手软,依小人说前头就是您太过心软,早将大小姐与邪门勾结之事告之老门主,就不会有今日的局面了!”

        “唉……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女子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半空之中,

        “大姐的炼奴之术果然比我高明,她这药奴已经相当于筑基后期的修士,当真是难得……”

        说罢一只玉手轻抬,一块白纱就灵光一闪,轻飘飘的迎着那几道遁光就飞了上去,

        “你们对付前面三个,后面这个药奴我要生擒……”

        “是!”

        说话间,几道遁光赶到,瞬时之间船上灵光连闪,爆裂声不断,这是打起来了!

        之后的斗法在五彩河上持续了整整一日,只顾十一此时已经带着那玉盒走远了。

        因为换乘的船只比前头小了不少,舱房不够用,但顾十一还是一个独占了三层的一间大舱房,就住在黄六爷的隔壁,这是黄六爷担心晚上有起事来,自己的手下不听吩咐,出来察看,反倒害了他们,于是索性就由自己亲自守着,可他一片苦心被镖队之中那些个爱乱想的看进眼里,不由起了八卦之心,私下里悄悄议论,

        “我们六爷向来风流,对女人也大方,这……这是看上十一了?”

        众人闻言皆觉着不可思议,

        “顾十一啊!兄弟?!六爷眼瞎了都不会看上她吧?”

        六爷又不是兔儿爷!

        “嗤……我说你们几个,十一再怎么豪爽,她也是个女人不是,再说了……你们……就没瞧出来,十一那个……那个其实挺那个的么?”

        说话的人在胸前比比划划,比着比着脸红了,众人恍然,平日里好像真没怎么留意呢!

        那边正在磨刀的刘二突然哎呀一声,翘起了右手大拇指,上头鲜血如注,众人见状皆笑,

        “刘二,你想甚么呢,把手都割了!”

        刘二红着脸嚷道,

        “你们别胡说,十一是好兄弟,六爷虽说风流可也不是那吃窝边草的人,你们几个乱嚼舌头,小心六爷知晓了,有你们好瞧的!”

        众人都讪讪道,

        “不过随口说说,你这么认真做甚么!”

        于是这一话就如此揭过,众人都不再提起了!

        顾十一当然不知晓众镖师们终于正视起她的性别了,并将她划到了六爷的群芳谱中!

        她自住上了三层之后,李燕儿就不敢出来胡乱走动了,而那玉盒顾十一则一直贴身保存,从不拿出来示人,等他们进入内河的第二日晚上,顾十一正在床上打坐,李燕儿盘腿坐在窗前吸收月华,河面风平浪静,月光温柔似水,外头银辉满地,大地一片苍茫,船中除了偶尔传来的几声低语,再也没有任何声息。

        突然……没有任何预兆,顾十一打断了周天运转,猛然睁开了眼,李燕儿也抬起了头,

        “十一?”

        李燕儿轻声问顾十一,顾十一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她双手一撑床面,身子如灵猫一般下了地,悄无声息的走到舱门处,顾十一拉开了舱门,

        “呼……”

        一股强劲的河风夹杂着一股股的阴寒之气冲入了舱中,顾十一立在门前冷眼看着前方甲板处,那里立着一道黑影,顾十一眯起了眼,今儿的月华大盛,大地一片银白,这船上一切都瞧得纤毫毕现,她却瞧不清楚那黑影是谁人,就那么模模糊糊的一团,只看到它脚下有一滩大大的积水,这是一个水鬼!

        顾十一就想了那么一眨眼间,那黑影居然就到了自己五步之前,

        “顾……十……一……顾……十……一……”

        声音缥缈遥远却又近在咫尺,

        “顾……十……一……你来呀!你来呀!”

        那一团黑影之中伸出一只手来,白生生的上头长着长长的指甲,泛青紫的光芒,顾十一呆呆看着似是被吓傻了,半晌缓缓冲着那只手伸出了左手,那黑影一喜,

        “嚯嚯嚯……顾十一跟我走啊!跟我走啊!”

        顾十一将手放到了对方的掌心之中,然后她冷着脸缓缓说出一句话来,

        “走……你……奶……奶……个……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