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请带闺蜜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小命好悬

第二十九章 小命好悬

        顾十一冲他一拱手,苦笑道,

        “这位大哥,我们不动手行不行,放小弟离开成不成?”

        那汉子闻言一言不发,抽刀就砍了上来,顾十一一声叹息,身子一闪就躲过了汉子的刀锋,一脚踹在那身侧,那汉子应声倒地,顾十一见他还想挣扎起身,过去一拳头打在他脑门儿上,

        “砰……”

        那汉子瞪大了眼,双眼一阵的发直,人就仰面倒了下去……

        顾十一叹了一口气,

        “早说了不要动手嘛!”

        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转身就去抱大王,嘴里还在嘟囔道,

        “现在马也跑了,我的包袱还在上面呢,那可是我全副身家,跑丢了我就只能去要饭了,还得去找回来!”

        说话间,突然身事异变突起,

        “咻……”

        一道尖锐的破空风响起,顾十一脸色一变,此时回身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往前一个虎扑,双手一着地,身子就借势那么一滚,滚入了对面的草丛之中,而那只利箭则擦着她的肩头钉在了她身边的泥地之上!

        顾十一看也不看,就地那么身子再滚,不过几个眨眼人就滚进了路边的灌木丛中,见得旁边一块大青石,忙将身子藏在后头,再探头往外一看,却见那前头离开了小镇的蒲云天,不知从何处现身出来,立在他身后不正是他那一干恶仆么?

        此时几人正一脸阴冷的看着她,而那公子哥儿手中正持着一张小弓,上头弓弦犹自颤动不已,不用问了,刚才那一箭就是这位射的!

        顾十一眉头一皱,转头一看左肩,见肩头被擦破,伤口不大但隐隐有一股子灼热感传来,她脸色一变,伸手摸了一把鲜血,又凑到鼻尖闻了闻,不由暗骂,

        “我x你娘,居然喂毒!要不要玩得这么狠!”

        看这阵仗这是要玩命了!

        当然,对方肯定是不会玩自己的命,这是打算玩死自己的小命!

        这时候顾十一恨不能抽自己几个耳光,

        “真是没脑子!早知道中了埋伏在这儿同他们缠斗,早跑不就完事儿了,现在马也跑了,毒也中了,就等着被人当猪一样拖回去宰吧!”

        顾十一咬了咬下唇,在左肩上连点几下,暂止了血,此时伤口处已经不痛了,却是阵阵的开始发痒起来,顾十一心知这是毒随血走的迹象,行走江湖,她那包里自然是有备一些防身的解药的,可都被老马驮走了!

        “我靠!这么倒霉!”

        顾十一心里暗骂,只她也只能骂这么多了,想了想把大王放在了石头后面,小声道,

        “你自己先藏起来,等风头过去了,我回来找你!”

        大王扭了扭身子,化做一道绿光钻进了地下消失不见,而此时外头的人已经一步步的逼近了,蒲云天手中持箭,英俊的脸上满是狠辣之色,

        “小子,这箭上喂了毒,只要沾上一点儿皮肉,不出几息就会中毒,四肢发麻,手脚无力,小子……有本事你再跑啊!”

        说话间他身后的几人,腰间的刀已经抽出,人影晃动间,几名汉子便扑了过来,顾十一伏在那处身子一动不动,几把长刀带着冷风狠狠劈下,蒲云天见状喝道,

        “别伤着要害,本少主还要拿他问话!”

        话音刚落,却听得噗噗几声,长刀仿如砍在了软物之上,众人再定睛一看,长刀之下居然只是一件粗布衣裳,众人皆惊,蒲云天上前抢过一名家仆的长刀,用刀尖将那衣衫挑起一看,就见得一道黄符贴在那衣服胸口之上,刚要扯下来细看,那张黄符却在一阵清风之中化成细灰,一下子就消散不见了!

        “金蝉脱壳?”

        蒲云天的脸色就是一变,

        “这小子还会道术?”

        这一招金蝉脱壳蒲云天也会,不过能做到这样只凭一张符就骗过众人耳目,事后还能消弥黄符让人查无可查,他自问还是不到的!

        “追!”

        蒲云天气得额头青筋乱跳,

        “这小子居然这么难缠!”

        这下子他越发认定二妹的失踪于这小子有关了!

        要知晓跟着二妹出来的人可都是府中的高手,一般的江湖人物怎么能做到将全数都给灭掉?

        他大张旗鼓的离开小镇,就是为了骗这小子出来,前头只派出四人拦路,就是想藏在暗处给这小子来个偷袭,在箭上涂抹慢性的毒药,就是为了活捉这小子,可他是万万没想到,这小子不但会武功,居然还会道术!

        中了毒都能让他逃走了!

        蒲云天气得钢牙紧咬,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字来,

        “追!”

        可他身后几个家仆全是一脸茫然,有人壮着胆子问道,

        “少主,我们……往哪儿追?”

        蒲云天一脚踹了过去,四顾一番哪儿还有那贼人的踪影,又是暗暗一咬牙,将手里的刀扔了,掐指头那么一细算,半晌才一指镇外,

        “这个方向!”

        于是带着人又追了下去,只留下原地一件衣裳,还有那被扔在一旁的破瓦罐,破瓦罐下头有一道绿光飞出,却是林子深处而去,

        “顾十一,你可要跑快些啊!”

        而跑出去的顾十一此时确是在风中狂奔,

        “师父保佑!师父保佑!”

        顾十一心里一阵暗叫侥幸,幸好跟着老道士混迹江湖多年,学会了不少保命之法,贴身藏灵符就是其中之一,顾十一在自己的内衣里头缝了两张灵符,一张就是那金蝉脱壳,一张便是祛毒符。

        贴上了祛毒符能暂时压制身上的毒性,顾十一趁着符未失效前,一路向着镇子外头狂奔而去!

        这时节可是逃命啊,顾十一顾不得惊世骇俗了,提着一口真气,身形快如奔马一般,带着一路烟尘就顺着官道跑了下去,跑了二里地之后,却是一拐弯儿钻进一旁的树林之中,在茂密的灌木丛中一阵跳跃疾行之后,跃过一道山涧,爬上一个小坡时,那祛毒符就失去了效用,顾十一刚站上了土坡,往下头看了一眼,发现下面不远处有一条官道,官道之上有一条长长的马队,她就觉得脚下一软,忙伸手扶住一旁的大树,天旋地转之感传来,人就一个趔趄向前栽去。

        她前头乃是一道缓坡,这么一栽人就骨碌碌顺着山坡滚了下去,顾十一初时还知道双手抱头护着脑袋,后头身子重重撞在了一块大石之下,她就听见自己的胸骨发出一声可怕的咔嚓声,哇的吐出一口鲜血之后,便双眼一黑人事不知了……

        等到顾十一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一片蔚蓝的天空,

        “唔……”

        顾十一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好半晌才回复意识,她身子动不了,只是艰难的动了动脑袋,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身在一驾摇摇晃晃的马车之上,身下硬硬地也不知是甚么,正这时有人听到动静探过了头来,看了看她,

        “你醒了?”

        顾十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这是一张满是络腮胡的脸,蒜头鼻,红通通的,说话一嘴儿的酒气,顾十一眨了眨眼,想说话,一张口从嘴角流出一股血水来,那人道,

        “你身上中了毒,又从山上滚了下来,肋骨断了一根,小子……算你命大,遇上我们六爷好心救了你,要不……你就等着今儿晚上喂狼吧!”

        “唔……”

        顾十一动了动嘴,还想说话,但五内剧疼,脑袋也疼得厉害,眼前又是一黑便人事不知了……

        等到顾十一再醒来时,已经天黑了,她被人安置在一间客栈的大通铺上,身边左右是两个呼噜震天的汉子,一股子臭脚丫子的味儿浓厚到熏人辣眼的地步,顾十一只吸了一口便又昏了过去……

        等到她再醒过来时,又换了一个地方,却是被放进了一个摇摇晃晃的车厢里头,身边没有络腮胡大汉了,倒是有一个粗布衣裳的老婆子,老婆子见她醒过来,便凑过来问,

        “你醒了,可觉着好些了?”

        顾十一眨了眨了眼,想说话又觉得喉咙里干涩,

        “唔……”

        那婆子看来是会照顾人的,取了一旁的粗碗倒了些清水,把顾十一扶起来喝了一口水,那一口温凉的清水下肚,仿如沙漠降了甘霖一般,顾十一喉咙得了滋润,人也猛然的精神一振,

        “我……我这是在哪儿?”

        那婆子轻手轻脚在她后脑上塞了一团布,把她的脑袋稍稍抬高了些,这才应道,

        “我们这是龙虎镖局,你从山上滚下来,遇上了我们六爷,我们六爷救了你……”

        顿了顿又有些神色尴尬道,

        “你是个姑娘家吧……前头他们没瞧出来,让刘二他们照顾了你两天,结果……结果到了城里,请了大夫一把脉,大夫才说出你是女儿身……”

        说着,她小心打量顾十一神色,见她面色怔怔也不知听没有听进去,便又道,

        “……六爷便叫了我来伺候你,姑娘……你……刘二他们虽说照顾了你两天,不过……不过也没敢做甚么,前头在山中行路无医无药的,他们也就胡乱喂了你一些止血的药,你……你……事急从权,姑娘不会介怀的吧?”

        现下这世道,还是注重名节的,眼前这位年纪不小了,虽说叫着姑娘,不过多半应该是成了亲的,也不知为何会从那么高的坡上摔了下来。

        也是六爷心善,见这么一个人伤得这以重,着实可怜,就让刘二他们把她救上了车,刘二几个也没细看,昨儿晚上还带着她睡在了一个通铺上呢,这要是让这位的夫家知晓了,多半是逃不了被休的命了,你说说……这事儿闹得,救个人反倒坏了人家名节,六爷为此还狠狠揍了刘二他们几个一顿,

        “你们几个蠢货,救个人也不瞧清楚是男是女!”

        刘二几个也是大叫冤枉,

        “六爷,您瞧瞧,她这样儿哪一点儿像女人?再说了……我们要真扒光了瞧清楚了,她这清白不更没有了吗?”

        这人有内伤,他们镖队里也就备了些普通的跌打伤药,也没有随行的大夫,他们也不敢乱动,只是将人抬上了车,昨儿晚上也只是将人放在铺上就睡了,可甚么都没干啊!

        六爷也觉着无奈,不过人都救了,总不好又扔在路边上吧,只能腾空一辆带厢的马车,又叫了一个烧饭的婆子来照顾伤者。

        婆子对顾十一说起这事,很是担心这位因为名节寻死觅活,这不是救人不成反成了害人吗?

        她见顾十一不说话只低头往自己的胸口瞄,忙道,

        “姑娘放心,因着你是从山上摔下来的,嘴角又吐了血,他们怕你有内伤都不敢轻易动你,只是为你包扎了肩头上的伤口,因着前头大夫要摸你的骨头,我才解了你的衣裳……”

        顾十一自然不是在意这个,她是在看胸口的泥人儿,见油布口袋好生生的挂在那处,这才放下心来,眨了眨眼,半晌明白过来这婆子话中的意思,

        “哦……婆婆误会了,我……那个婆婆放心,我……我不会多想的!”

        有啥好多想的,小命要紧,再说了跟着老道士甚么东西没见过,这现场直播也看了不是一场二场了,要真在乎那个,自己早八百年就该自挖双眼,用裤腰带上吊了!

        那婆子见顾十一如此想得开,自然就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这名节那有小命重要啊!姑娘想得开就好!”

        因着顾十一内伤太重,精力实在不济,跟这婆子说了一会子话,便又沉沉睡去。

        顾十一就这么睡了醒,醒了睡过去了三天,不过总归请的那大夫医术倒也不错,待到第四天的时候,顾十一睡的时间便开始越来越少,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多了,她同那婆子说的话多了,便知晓了对方也姓顾,顾婆子惊喜道,

        “原来还是同姓,八百年前是一家呢!”

        顾十一自然是打蛇随棍上,亲亲热热叫了一声姑姑,那顾婆子笑道,

        “好啊!我们家里生了一堆小子,就两个丫头,可惜命都不好,嫁出去后,没两年就一个得病死了,一个生孩子时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