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请带闺蜜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竹篮打水

第七章 竹篮打水

        这男家的人是知道李燕儿不愿意的,猜着今天晚上这新婚夜肯定有得闹腾,都在外头听着动静呢,现在他这么一叫,外头的人立即就撞门进来了,结果一进来就看见李燕儿站着,自己儿子倒在地上,看那样儿都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你个小女昌妇,你把我儿子怎么了?是不是你打他了?”

        先扑上来的是当妈的,上来就给了李燕儿两个嘴巴子,李燕儿也是没想到这男人这么不禁吓,也是呆住了,见她巴掌打过来,忙用手挡了脸嚷道,

        “我不知道啊!”

        老婆子还要打,当爹的在一旁看见自己儿子这样,就知道不妙了,忙拦道,

        “先别管她,快把儿子送医院吧!”

        这样子都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再不送医院人就危险了!

        幸好今儿家里人多,于是七手八脚的把人弄出来,往外头抬,事情突然发生,众人都有些慌神没一个顾得上李燕儿的,她呆立在那空无一人的客厅里,就听见有人在叫她,

        “燕儿,你还愣着干甚么,还不快跑!”

        李燕儿这才回过神来,有些迟疑道,

        “跑……”

        那男人看样子凶多吉少,要是死了怎么办?

        顾十一催促道,

        “先别管他了,他那样子是瞧着不行了,你不跑等着他们回来弄死你呀!”

        先跑出这里,之后有甚么事,等警察叔叔来了再说!

        十一说的对,以这家人在镇上的嚣张要是那男人真死了,自己恐怕见不到警察叔叔的面,就要被他们打死!

        李燕儿早没了主张,一听顾十一让跑,便当真从这家里跑了出来,只可惜她跑出来没有多久,就被还没有走的亲戚发现了,于是叫了一声,

        “新娘子跑了!打了人就想跑,没门儿!”

        这些亲戚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新郎倌是走着进去的,抬着出来的,又都知道新娘子是不愿意的,用脚趾头想了想,就觉得是新娘子肯定是对自己男人动了手,现在看她慌慌张张的跑出去了,当然就要追了!

        于是就那么一跑那么一追,这深更半夜的,李燕儿顺着镇上的公路一路往镇外跑,镇外全是农田鱼塘之类的,慌不择路之下,她脚下一滑,一头扎进了路边的鱼塘里,她是个不会水的,下去就在水里开始拼命扑腾起来。

        而她那个名义上的婆婆听到人报信也跟着追了出来,带着人到了鱼塘边上,看见李燕儿在水里扑腾,却拦着人不让救,嘴里骂骂咧咧道,

        “你个小女昌妇在外头鬼混了几年,早被人玩儿烂了,我儿子肯要你是你的福气,你居然还敢杀你男人,我儿子要有个三长两短,老娘让你垫棺材底儿!”

        实际这个时候卫生所的医生已经摇脑袋,让把人往县里送了……

        老婆子嚷嚷道,

        “谁也不许救,你有本事跑,有本事淹死在里头!”

        男家的亲戚听了,果然个个袖手旁观,到后头娘家的亲戚也跟着跑来了,有人倒是想救,可这是镇长小舅子家,谁敢惹,老婆子说不许救,还真没人敢动!

        李燕儿咬牙在水里扑腾,眼看着筋疲力尽,身子直往水里坠了,她仓皇无助的眼神,瞧见了鱼塘边上自己的亲爸亲妈,还有自己的亲弟弟也跑来了,他们拿着手电跟一干亲戚站在塘边,居然也跟别人一样,沉着脸都不说话,就那么看着自己在水里时浮时沉,那么一瞬时,李燕儿只觉得从里到外的发冷,回想起自己这二十多年在这家里受的委屈与辛苦,如今眼看着好不易见着一丁点儿光明,却因为今晚又要坠进无底的黑暗里,

        “那男人看样子是没救了,我上去也是个死,就是不死落在他们手里也没个好,倒不如死在这里落个干净!”

        她一咬牙,一狠心,脚下乱蹬,往深水里又扑腾了几下,人就一动不动的沉了下去,她还怕自己死不了,伸手摸进兜里……

        这人要是绝望了,是真不惧死了!

        她怕自己淹不死,被他们救起来受折磨,便干脆用那块跟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小镜片割破了手腕,那一下子是又快又狠,镜片快速的划破了血管,鲜血立时涌出来,把身前身后的水都染成了血红……

        人在水里,血流得更快,没有几分钟,李燕儿就双眼发黑,手脚无力,就那么一点点的沉进了水里,满眼之中全是一片黑暗,临死时她最舍不得是自己相伴多年的好朋友,

        “十一,对不起了,我先走一步了……要是真有你说的地府,我到了那里,见着阎王爷,求他让我们下辈子在一起做亲姐妹!”

        不说李燕儿沉进了水里,半晌没有动静,岸上的人才发现不对,慌了手脚,叫叫嚷嚷的下水救人,只说是李燕儿把镜子拿出来划破手腕,顾十一就那么眼睁睁看着好姐妹寻了死,她在这一边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在这边气得都要以头抢地了,

        “师父……对了……我找师父想想法子!”

        顾十一跳下床就要去找老道士,走了几步突然想起来,

        “找师父再说明来龙去脉,这黄花菜都凉了……对了!对了!老家伙不是说了么,这东西是仙家的宝物可以吸魂纳魄……我试试……我试试……”

        既然可是沟通两界,肉身我吸不过来,魂魄应该可以吧?

        于是顾十一也不去找老道士了,当时就捧着镜子一通念咒,只是她道行不够,催运全部法力也只将李燕儿的魂魄给吸附在了那块破镜片上头,躲过了地府阴差的搜寻。

        这头两家的人把李燕儿的尸体捞起来时,谁也没发现那块镜片,就那么被沉在了塘地的淤泥里,也幸得水属阴,护了李燕儿的魂魄免受白日暴晒,她就那么在塘底沉了三年,保全了魂魄。

        可她这么横插一杠,让李燕儿躲过了阴司鬼差的搜寻,却让她在水塘里做了整整三年的怨鬼,像她这样的鬼就算是寻着鬼差,再入轮回之前都要受地狱业火洗涤,且再投胎也只能投畜生胎了!

        顾十一悔不该把那男人吓死,害得燕儿落到了如今的下场,又后悔不该让李燕儿魂魄附在镜上,不去投胎转世,以至得如今只能沦为畜道,而今李燕儿这样,做不成人,做鬼也只能做厉鬼,以后也是被地府缉拿受刑的下场,她思来想去决定冒险,用宝镜将好姐妹的魂魄从异界摄到这一界,

        “总归这一界里灵气充沛,有我和师父在,让她借尸还魂又或是转修鬼道,总还能向天争一分生机!”

        为此顾十一足足谋划了三年,预备了三年,这才有了昨晚的事儿!

        老道士听了个前因后果,面上的笑容越发的苦涩,口中喃喃念道,

        “竹篮打水一场空……竹篮打水一场空……原来……这一切早就已经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

        看来从他将宝镜偷出,遇上了徒弟时,今日之事便早已经是冥冥之中注定了!

        戚九风再次长叹,冲着顾十一摆了摆手道,

        “我知晓了……”

        顿了顿又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泥人道,

        “她乃是刚附身,魂魄不稳,不要让她见太多天光,以后每晚带着她吐纳月华之力,稳固魂体……”

        顾十一有些担心的看着老道士,

        “师父?”

        老道士老脸上全是疲惫之色,摆手,

        “让我再歇歇,你出去吧!”

        顾十一从未见过老道士这样,有些被吓住了,也不敢同他大呼小叫了,低头退了出去,她捧着李燕儿出来,泥人很是担心问道,

        “你……师父没事吧?”

        顾十一实则心里也是惴惴不安,不过嘴上还是安慰好姐妹道,

        “无事,他老人家只是一时想不开,睡上一觉也就好了!”

        李燕儿笨拙的点了点头,任由她把自己收进了怀里,顾十一一脸复杂的盘坐在偏殿的蒲团上头,悄悄叹了一口气,

        闯祸了!

        她闯祸了!

        看这情形她是真闯大祸了!

        老道士这么多年的东躲西藏,四处漂泊不就是为了这宝镜么,如今功亏一篑,对他的打击着实有些大!

        可……要让她眼睁睁看着燕儿就这么沦入畜生道,她又着实不忍心,且燕儿会有今天,自己要负大半责任,便是搭上自己性命,也要救燕儿的!

        唉!总归这事儿,是她对不住师父了!

        实则这事也不全怪顾十一,老道士也有责任,瞒了她这么多年,若是他早些告诉顾十一这其中的缘由,顾十一怎么也要三思而行的,不过如今事已至此,多说也是无用了!

        顾十一盘坐在那处左思右想,心里乱成一锅粥了,就这么一日时光便在师徒二人盘膝打坐过去,其间顾十一叫了两次老道士用饭,老道士都摇头让她出去,顾十一心里越发担忧,有心劝解两句,只看老道士的神色,又不敢造次,无奈只能指望着再隔几日老道士消了气,再想法子补救了!

        于是一直待到天色黑了下来,老道士突然出了大殿,见到在院子里坐着的徒弟,便道,

        “我出去一趟……”

        “师父,你去哪儿?”

        顾十一跳了起来,

        “我跟你一起去!”

        老道士瞥了她一眼,

        “这么多天没去见她了,下去瞧瞧!”

        这个“她”是谁,师徒二人心知肚明,若是放在平日,顾十一必是会提一提那几兄弟来揶揄老道士,今儿晚上却是大气都不敢出,还陪笑道,

        “那师父您去……您去……祝您二位玩得开心!”

        老道士白了她一眼,叹道,

        “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说些甚么话!”

        当真是自己没教好啊!

        老道士不再理她,大步出了山门往山下而去,顾十一追到外头,看着他消失在山路上的背影,不由松了一口气,把怀里的泥人掏出来,

        “师父去张寡妇家也好,那个……舒缓一下情绪,说不定明天回来时,人就好了!”

        俩闺蜜无话不说,老道士那点子风流韵事早就被徒弟,嚼巴嚼巴全喂给闺蜜知晓了,李燕儿叹道,

        “果然是能修真的世界,师父他老人家怕是有七十了吧,还能这么……呃……龙精虎猛……”

        那张寡妇也是六十的人了!

        不过想想也没甚么,他们那一界,五六十岁的大爷大娘跳广场舞的劲头儿,比年轻人还足呢!

        顾十一道,

        “那可不是,你们那里六十岁的老妪生孩子那叫老蚌生珠,我们这里六十岁生孩子的都不稀奇的……”

        所以这一界的人成亲多半在二十岁左右,然后一路生孩子,有那会生的到六十都还在生,家里儿女成群可不是吹的!

        不过能生这么多,却养不活这么多,一来有病疾肆虐,二来有妖魔鬼怪为祸,三来又有世俗间各国王朝每隔十来年就要刀兵四起,动辄就是几十万大军的拼杀,这生的人还赶不上死的人多,所以这一界的世俗人口一直都不多。

        顾十一看不见老道了,就转身回去,盘坐在院中,又把泥人放在桌上,让她面朝着月华,正色道,

        “燕儿,前头我也同你说过,你如今的魂魄算是入了这一界了,可光是魂魄之体不管在何界都没法子长存的,要想长长久久的立于这世上,你现在有两条路走……”

        说着伸出了一个指头,

        “一条是可以转修鬼道,我求了师父想法子给你寻那鬼修的典籍,你从现在开始修炼,要是修炼有成,还是可以幻化人身,以后也能做鬼仙飞升,不过鬼魂修道所受的苦比我们凡人更多十倍,我曾听师父说过,鬼修大道每进一阶有天雷劫不说,每月里还要受那地狱烈火灼烧,阴风洗髓之苦,那是生不如死,所以不少鬼修大成之后,都会心性大变,受心魔所惑为祸人间……”

        而这种鬼修最后的下场,大多都是被这一界的修真之士全力歼灭,神魂不留!

        泥人一脸的茫然与无助,

        “我……我……”

        她从未修过道,更别说是鬼道了,即不知地狱烈火是何物,也不知阴风洗髓是怎样,不过听起来十分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