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请带闺蜜在线阅读 - 第六章 燕儿的故事(二)

第六章 燕儿的故事(二)

        她这点心事,只跟镜子里的闺蜜讲过,顾十一早看不惯她那家了,父亲暴虐,母亲懦弱无耻,弟弟也是个没心没肺的闯祸精,早晚要连累李燕儿,

        “自然早走早好,等你离开这里,远远地寻个好地方安顿下来,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吧!”

        她们倒计划的好,但不出意外,这意外总是要来的,眼看着李燕儿大四最后一学期,已经在四处联系实习,准备羽翼丰满之后,远走高飞了,李燕儿的兄弟摊上事儿了,这事儿还挺大!

        他打死人了!

        李燕儿的兄弟真是天生的坏种,每天不好好上学,尽是逃课,伙着一帮小子在外头蹲网吧打游戏,没钱了就回家要,李父是只要儿子带着把儿能传宗接代,就万事不管,李母是不想管,李燕儿是不敢管。

        她倒是管过一回,打了弟弟一下,结果被李父揍的三天没下床,那之后李家二小子就越来越无法无天,甚么坏事儿都干,只是因为年纪小,李家又做着生意,家里有钱,闯了祸不过就是赔钱了事!

        就这么惯着,惯出了事来,几个小子在外头打游戏跟对面的几个对战,嘴里骂骂咧咧的,双方都起了真火,十六七的毛头小子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李燕儿兄弟抄起桌上的烟缸就给了对面一记,结果一下子给人开了瓢,对面也是个不大的小子,当时就满脸血,往后退的时候被绊倒,结果后脑袋就直挺挺摔到了地上,血流了一地,网吧老板发现事情不对,忙把人往镇卫生院送,医生一看就挥手,

        “我们这里治不了,送到县医院去!”

        等到了县医院,瞳孔都放大了!

        事儿闹出来了,对方家人就打上了门,李母吓得躲在房间里不敢吱声,李父一个法盲,还大着嗓门儿叫唤,

        “又不是故意的,他还没有成年,判不了刑!”

        法律不是他说了算,伤人至人就不是一般的罪了,钱不但要赔,牢仍是要坐的,对方家里也是有些背景的,死了一个儿子,怎么肯罢休,嚷嚷着不要钱,只要李家小子抵命,

        “你们家有钱,我们家也不是差钱的,你们家小子有本事在牢里呆一辈子,只要敢出来就弄死你!”

        这就不是钱能解决的了!

        李父一听就怂了,他在外头虽说睡了不少女人,可没一个能给他生儿子,老李家就这么一个独苗,要是让人弄死了,没儿子继承香火,自己这么多年辛苦赚下的家业以后传给谁?

        李父总归在镇上混了这么些年,还是有些门路的,自知有钱不比有权,求对了路,这事儿就能摆平,于是左托右托找到了镇长小舅子的关系,借了镇长的面儿说和说和,自己这边赔钱,让对方收手把事儿揭过。

        刚好镇长小舅子家有个儿子,三十了都没娶上媳妇,依着他们家的背景,要娶媳妇不难,可这儿子游手好闲,没个正经事做,又有天生的长短腿是个瘸子。

        这小子在外头花天酒地认识的女人没一个是正经的,家里老人自然瞧不上,说个个都是生不出儿子的狐狸精,生出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家的种,他们把这镇上的适龄女孩子都瞧了一遍,倒是早把李家的大女儿瞧上了,正好李家有事求到了头上,就说起了婚事,说了要说肯点头,这事儿就不在话下,李父一听大喜,

        “养那赔钱货果然有用处,她这个大学生还真值钱!”

        这婚事好,即把儿子的事儿摆平了,又攀上了一门贵戚,以后他们李家在这镇上不是横着走了?

        两家的婚事就这么说定了!

        李燕儿自然是不愿意的,那男人大自己好几岁,又是个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的,镇上出了名的混混,这样的男人怎么能嫁?

        李父也知道女儿不会愿意的,便把家里的事儿一直瞄着,想了个借口把女儿骗了回来,把女儿往房里一关,就掀了底牌,李燕儿当然不肯,李父就用拳头说话,李燕儿咬紧了牙关不点头。

        硬的不行,李母就来软的,又哭又求的,就这么李家闹腾了好久,顾十一眼看李燕儿再这么关下去,实习的事儿就要泡汤了,就给李燕儿出主意,

        “你先假意答应他们,想法子把身份证偷出来,我们跑!”

        李燕儿是个外柔内刚的,有了顾十一出主意,于是当真假装答应了,又撺掇着李父向王家要了不少聘礼,又说是自己现在还没有拿到毕业证,

        “家里花了那么多钱供我读书,要是不拿到证儿,这钱不是白给了?”

        李燕儿一句话戳中了李父的痒处,李父听了盯着女儿看了半天,恶狠狠道,

        “你要是敢跑,老子打断你的腿!”

        李燕儿早习惯他一脸的凶相,表面唯唯诺诺,心里却是一阵冷笑,就这么她回去学校拿了毕业证,连实习的工作也不要了,趁夜搭上了一趟火车,悄悄跑了,这一跑就是三年,在远离家乡的地方找了一个工作,安顿下来。

        原本若是不回去,便没有以后的事儿了,可李燕儿终究还是坏在了心软,偶然一次在网上跟一个小学同学联系时,才知道李母得了癌,已经没多少日子了,李燕儿听了消息心里也是不好受,左思右想,想回去看看,只有顾十一瞧出来不对劲儿,

        “你那个小学同学就是镇上的,好像还跟那家人沾了亲,会不会是骗你的?”

        李燕儿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但……要万一是真的呢?”

        李燕儿犹豫了几天,最后还是回去了,她原本是想悄悄去医院看看李母留点钱就走,没想到一进病房就被李父给逮住了!

        李父狞笑着上来给了女儿两个耳光,

        “老子治不了你!你跑啊!你跑再远老子都有法子把你弄回来!”

        于是李燕儿被压着回了家。

        而男方那边,那男人人实在是名声在外,在当地根本就没有好人家的女儿肯嫁,又有那男人是真瞧上了李燕这大学生,

        “老子是混子,可老子能娶大学生当老婆,就这个……能吹一辈子!”

        于是男方一直没有死心,一直拿着这事儿逼李父,三年了,总算是让李父把女儿骗回来了!

        结婚那一天,李燕被人按着换了衣裳,化了妆,一左一右两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妇人挟持着上了车,到了男家就给关进了新房里,她急得在房里团团乱转,手里捏着小镜片,她的身份证、手机甚么东西都给收走了,只这块小镜片被她趁人不留意,藏在了鞋底才保了下来。

        “怎么办?怎么办?十一我怎么办?”

        那边的顾十一也是急的不行,心道,

        “我这边实在鞭长莫及,空有一身武艺和道术都没有办法帮到她!”

        她背着手也跟着打转,二人着急了半晌,还真让顾十一想到了一个法子,

        “你先别慌,你听我说……”

        ……

        因为男方是有权有势的人家,这一场婚宴大半个镇子的人都来了,等席吃完,都到半夜了,李燕儿也不敢脱衣裳,穿着那一身大红的中式新娘服坐在床头上闭着假寐,听到外头杂乱的脚步声就猛得坐了起来,紧接着新房的门响,外头一脚高一脚低的男人推门进来了,身后是一干亲戚,有那年轻的小子不坏好意的笑着要进来,被李燕儿的便宜婆婆给拦了,

        “都给我出去,今儿谁敢闹洞房,老娘打断他的腿!”

        这老婆子是出了门的彪悍,十里八乡都知道,众人也不敢闹,都笑着一哄而散了,等人走了,新郎就醉醺醺的进来了,看见李燕儿一脸惊慌不安的坐在床边,就呵呵的笑,反手把门锁上了,

        “大学生……大学生……老子可是娶了个大学生!”

        说着就摇摇晃晃过来摸李燕儿的脸,李燕儿强忍着恶心,任他那油腻腻的大手摸上了自己的脸,抖着身子强笑道,

        “你……你……你先坐!”

        男人嘿嘿的笑,一屁股坐到她身边,伸手搂了她的腰,仔细看了看李燕儿那张化成猴子屁股一样的脸,有点儿嫌弃,

        “你说说你,长的还没那些出来卖的好看,不就是仗着是个大学生,瞧不上老子吗?现在怎么样……还不是落老子手里了!”

        他一脸的得意,李燕儿暗暗咬牙,强笑着问他,

        “是吗?这……这镇上的小发廊你都去过了?”

        他们这小镇地处交通要道,来往的大货车很多,也不知甚么时候就多了好几家发廊,有不少大货车司机就喜欢在镇下停车,然后去发廊里“理发”,李父有钱之后也经常去光顾,现在听这口气,这男人也是常客!

        男人听她问这个,得意的嘿嘿直笑,一边解扯领带,一边说道,

        “你男人我有本事,那些女人见了我个个都跟见了鱼的猫似的,双眼放绿光……老子连钱都不用给……”

        他说的得意,李燕儿听得一阵的泛恶心,

        男人又去解皮带,

        “告诉你……你要好好伺候老子,老子要不是看在你是个大学生的份儿,谁他妈娶你,只要老实给老子生儿子……以后有你的好!”

        说完就伸手捏了李燕儿下巴,嘴就凑上来了,李燕儿推他,

        “那个……你等等……我……我给你瞧样好东西!”

        说着就伸手去摸兜,男人睁着醉眼嘿嘿笑,

        “给老子瞧甚么,李大壮那抠屁眼儿都要嘬手指头的,还让你带了嫁妆过来?”

        说话的时候就看见李燕儿从枕头下面摸出一块破镜子来,

        “这是甚么?”

        男人喝了酒,反应有些迟钝,眯着眼凑过来看,李燕儿笑了笑道,

        “你看看吧,这里头的东西旁人都瞧不见的……”

        说着伸手在男人的两边肩膀各拍了拍,又在他头顶拍了拍,

        “这样你就能瞧见了!”

        “嗤!你逗老子玩儿呢!”

        说着话,他就看见那块小破镜片里头,出现了一张惨白的脸,双眼凸了出来,鼻子烂了大半,露出两个黑漆漆的洞来,上嘴唇没了,露出血红的牙龈和白森林的牙来,

        “呵呵……”

        镜子里的女鬼冲着他一笑,

        “新郎倌儿,大喜啊!洞房花烛夜呢……”

        说话的时候就冲他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来,那手上长了半寸长的黑指甲,油亮油亮的,

        “新郎倌儿,你拉我一把啊,我也过来凑凑热闹……”

        那男人看着五大三粗的,胆子是真小,瞧明白镜子里的东西是甚么后,当时就瞪大了眼,喉咙里咕咚一声,站起来退了两步,撞在了床尾的梳妆台上,那脸刷白刷白的,跟纸一样,双眼向外凸着,嘴一张一张的跟离水的鱼似的,就是发不出一点声音来,李燕儿见他吓成这个傻样儿,心里大觉解恨,就拿着镜片就凑了过去,

        “你再瞧瞧啊……好玩儿么,这鬼瞧着吓人,其实也不过才死了一年,烂成这样了,我从小就能见着鬼,还能招鬼呢,我们老家村里都知道……后来到了镇上,我爸妈不让我说了,现在我们都结婚了,这事儿我可不能瞒你!”

        她说话的时候,镜子里的鬼配合的冲男人一笑,

        “赫赫……”

        “你……你……”

        男人的脸僵着,眼珠子转到了李燕儿脸上,总算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来,然后突然抬手抓住了自己的胸口,大口喘起气来,李燕儿眼睁睁看着他双眼翻白,脸色从白转青,嘴唇发乌,身子软软地顺着妆台滑到了地上,

        “救……救……救命……”

        男人在地上痛苦的呼救,这小子吃喝嫖赌早就掏空了身子,外头看着强壮,实则里头已经虚了,今天晚上又喝了不少酒,被顾十一陡然这么一吓,立时心脏就罢工了,

        “救……救命……”

        男人声嘶力竭的冲着房门,发出了最后的呼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