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暮时之辉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终极一战

第一百七十五章 终极一战

        高暮云太变态,居然想占有自己的身子。

        事实让李清不得不这么想。

        高暮云是那棵尼罗树之灵,尼罗树占有他的身子,不相当于高暮云占有他的身子吗?

        没想到高暮云好男风?

        “老子不是你想得那种人。”在李清的识海里出来高暮云的声音,他就在李清的体内,当然能感知到他龌龊的想法。

        “你觉得老子想吗?如果不是为了救这个世界,救你,我会心甘情愿这样做?”高暮云悲愤地说道。

        李清已经无法顾及高暮云的话,因为他感到体内“轰”地一声巨响,那棵尼罗树占据丹田的位置,那朵蛰花竟被他吸收到体内,并延伸出无数条蓝色的光线,和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连接到一起。

        他能实实在在感觉到那棵树蕴含的本源规则之力是如此的浩荡,似乎那棵树就是他,他就是那棵树。

        “还说老子占有你的身体?是你占有老子的身体,这棵尼罗树是你的了,本源也是你的了,整个世界都是你的了,老子只剩下这具灵体,还只能在你的识海里不能出去。”高暮云带着无限的烦恼说着。

        他的神识通过这棵树向外延伸,延伸到四座大阵里,这四座大阵就像他的手足。

        神识还在延伸,延伸到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仿佛他和天地成为了一体。

        他看到高山大河,看到大海森林,看到草原荒漠。

        他看到无数人在欢呼,在歌唱,在庆祝,在哭泣。

        从深渊,从地洞,从阵法里走出很多的人,他们在寻找着自己的亲人,也在规划自己未来的家。

        那座他参与建立的人类家园,所有的人类从深渊中走出,来到地势平坦的地上,那里有肥沃的土地,有清澈的流水,他们正在那里建设自己的城。

        沈冲正卖力地搬着石头,他要那个收养自己的婆婆建成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家。

        也有人在哭泣,春风吹起燃烧的火纸,向飞舞的蝴蝶,他们在祭司自己的亲人,愿他们安息。

        李清用神识看到,一个长相凶恶的人,正拉着一个少女欲行不轨之事,他只是轻轻动一下神念,那人便灰飞烟灭。

        李清切实感觉到他就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是他。

        这时他彻底明白了为什么高暮云会懊恼?因为这个世界从此以后不再属于高暮云,只属于他。

        看着这段时间很长,其实就是一刹那的事。

        他的身上都出骨折,内脏破裂,现在却全好了,不仅好了,他感觉那是从未有过的好,身上充满澎湃的力量,神识强大到完美的地步。那些规则之力和人间之力根本不用向他身体汇聚,因为那些规则之力和人间之力本来就在他的身体里。

        李红月的拳头来到的他的面前,他只是把手伸开,轻轻一挡,那拳头就再也无法前进。

        感觉真实奇妙,他几乎不用手,只是意念一转,远处的大山便凭空飞起来,撞向李红月。

        “轰隆隆”的巨响此起彼伏地在耳边响起,尘埃散尽,显现出李清潇洒的身影和李红月狼狈的身子。

        柳河东一等人类修士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他们,一个个把嘴张的老大,即使吃了很多土,也没有让他们把嘴闭上。很多修士早就跪在地上,对李清顶礼膜拜,预言是真的,李清就是天选之子,是拯救这个世界的神。

        李红月巨大的身体上出现了裂口,不断有血色月光从他身体溢出来。

        “你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本源?掌控了这个世界?”李红月苦涩地问道,他很像听到李清否认的回到。

        “嗯”李清承认,事实就摆在这里,不承认不行。

        “我费尽万苦来获得这个世界,没想到最后获得这个世界的却是你的。”李红月沉痛地说道,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但肯定不会是好心情,就像是追求了十年的女人,最后却成了别人的老婆。

        “也许,我们天生就是对头,从出生那一刻就决定我们的命运。”他巨大的手掌张开,嘴里开始虔诚地念着咒语,每一个人都不想死,只要还有一丝机会他都会拼搏到底。何况他不能死,米娜就在他的身边,为了米娜他也要拼搏。

        一个巨大的血月在他身后出现,只是这轮血月和其它血月明显不同,在血月里出现月神的影子。

        月神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虽然只是一个影人,已经让人感到颤抖,感到无限的威压。

        那影子是个女人的影子,给人以无限的圣洁。

        “伟大的月神,用我的灵魂向您献祭,请赐予我力量,让我拥有您的神力,打败这些卑微的人类。”李红月吟唱的声音怪异,有一种奇特的韵律。

        “别做这些无谓的吟唱了,那座红月之门已经被我用阵法关闭,不会有神力加在你身上。”李清静静地看着他说道。

        但事实和李清判断的不一致,就在李红月吟唱结束的时候,一道光明从西南方向射来,进入李红月的身体。

        本来李清的规则之力一直在镇压的李红月,当那道光明进入李红月体内后,镇压他的规则之力竟然有的融化,有的退到后面。

        那是神性,是更高世界的规则之力,会让这些低级的规则之力退避三舍。

        “好吧,既然我的规则之力压不住你,那就用我的人间之力杀了你。”李清的割鹿刀出鞘,黝黑的刀身居然闪耀出光明,这一刀,李清没有用本源的规则之力,他只是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间之力都聚集到这把刀上。

        人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就是为了改造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完美,人类在改造这个世界的过程中会把自己的情感加进去,会影响这个世界,甚至改变这个世界。带着情感的人才会有坚强的意志,会带着爱和很征服世界。如果说人间之力的力量在哪里?这就是力量所在。

        割鹿刀化身白色的光,劈在了那轮红月上,有人间之力进入红月,那个模糊的月神影子竟然也在人间之力下变得越来越淡,最后消失不见。

        红月炸开。

        白色的人间之力继续飞向李红月,进入他的体内,这不是一座城的人间之力,而是整个世界的人间之力,特别是那些得到自由的人类,他们的喜悦和痛苦让人间之力又增加几分威力。

        人间之力泯灭了李红月体内的神性,斩断他的经脉,也斩落了他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