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假千金拒不复婚姜予安傅北行在线阅读 - 第422章 坠崖

第422章 坠崖

        姜予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岸的。

        被深水压迫得往水底沉,又因浮力卷起冲上来。

        在水中无处可立,起起落落中,她曾一度以为自己就要埋葬与冰冷的湖水之中。

        那从四面八方裹住她的凉水仿佛一张细细绵绵的丝网,像捕捉到猎物一般开始收紧蜷缩,再将她沉入水底。

        情况本就危急,脚上还攀附一只温热有力的掌心,将她又往深水中拽了下去。

        姜予安凭借着求生的本能,试图挣脱开那只扣住自己的手掌,朝着水面冲去。

        可万般不由己,越是往上挣扎,脚上的力道越是收得更紧。

        就在她趁着一个浪潮打来,以为自己能趁此机会将底下那人踩下去时,却被一阵大力又给拽了回去,重回深水!

        只差一点,她就可以换一口气。

        就好像还差一点就能抓住水面的浮木,此时站在岸边的人还砸了一块石头,使得浪潮让木头离自己更远。

        于是那求生的希望,也跟着破灭。

        姜予安忽然生出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挫败感——

        如果她真的葬身于此,她非得拉一个人给自己垫背不可!

        水中的力道原本与她纠缠,她反客为主,自己化作其中一道力,开始于对方博弈。

        与这个疯子同归于尽,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呢。

        可与姜予安想象中的不同。

        她原本以为自己就要被傅聿城拉拽着一起葬送性命,却在绝境中又被人拖拉着向上。

        紧抿的红唇被人堵住时,她也因缺氧而渐渐失去意识。

        仿佛在做梦一般。

        耳畔除了呼啦的水声,还回荡着二哥喊她的声音。

        不光是二哥,还有母亲、爸爸、大哥……

        她陷入了梦魇,已经放弃了挣扎,随波逐流大抵是她此时的状态。

        若当真就这样消失于人世,融入山水,似乎也不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只是多少有些遗憾。

        她还没有见到二哥和温薏姐结婚,也没有见到大哥和婉轻姐和好,还没有看到母亲身子彻底好转……

        还要好多好多事情呐。

        倘若不曾回到商家,或许离开也能变得坦然。

        可终究是,见过他们啊。

        “醒醒——”

        意识朦胧之际,姜予安似乎听到耳畔叽叽喳喳的怒吼声。

        “商小姐,你最好给我醒过来。我费尽千辛万苦把你拖上岸,不是想看你变成一条尸体的。”

        “商予安!你要是不醒过来,我就再把你给扔回水里,葬身鱼腹好歹还能做点贡献,躺在岸上不睁眼算什么?”

        “商予安,给我醒过来!”

        “咳——”

        肺部的积压的水被清理出来,姜予安的意识也稍稍回笼。

        她……没死么?

        疲惫的眼皮子动了动,刺目的阳光让她睁不开眼。

        反正身体也虚弱得动弹不得,索性便如一条咸鱼瘫在岸上,除了抬了抬手指表示自己活着,再无其他举动。

        活着……

        她居然还能活着。

        虽然没有彻底睁开眼,但姜予安也不是完全没有意识。

        她清楚地知道谁在救自己,也知道此刻在身边喋喋不休的男人是谁。

        真是难以置信,这疯子竟然会救她。

        在水里被他拽住的时候,她以为这人是要报复她,将她彻底踩在水里。

        却没想到,最后力气用尽,是傅聿城把她给拉了上岸。

        不过眼下也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些事情。

        她只想好好睡一觉,真的好累……

        被男人重新扛在肩上时,一口积水又从嘴里吐了出来。

        姜予安有些无奈,还是虚弱地道了声谢。

        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心思,这一举动的确是在救她。

        傅聿城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话,轻轻啧了一声,“商大小姐这是在向我道谢?我还以为你开口要说弄死我呢。”

        经此一遭,他也是透支不少体力,喑哑调侃的言辞明显能感受到傅聿城的疲倦。

        原来这人也知道累的呢,姜予安心想,她还以为他是铁打的。

        走那么久的山路,再与她一起跌入水中,又费力气从水中将自己和她一起拖上岸,到这会儿还有力气扛着她。

        如果不是从语气中感受到男人出于强弩之末的状态,姜予安真心要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机器人,或者像超级大片里面接受过什么基因改造。

        好在现实还没有那么科幻。

        她趴在傅聿城的肩上,疲倦地溢出一声轻笑:“傅先生又怎么知晓,我没有弄死你这个心思呢?只不过我这人一向恩怨分明,你救了我,我自然是要道一声谢。”

        恨归恨,怨归怨,生死这种大事,她还是分得清的。

        不论怎么样,这次算她欠下的一个人情。

        尽管,她会掉下湖水的缘由是因为他-

        山顶。

        在目睹姜予安和傅聿城一并跌落山崖,坠入深不见底的湖水中时,商榷四人也再站不住。

        “赶紧派人下去打捞,都愣着干嘛!”

        倘若不是存着一丝理智,商榷恐怕都要跟着从这高处跟着姜予安一起跳下去。

        他不敢再耽搁,想到晚一秒危险就增加一分的可能性,立刻摸出手机赶紧找人。

        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妹妹,哪里能这样让她消失在眼前。

        商榷心惊得不行,手也跟着颤·抖,极力控制在握紧手机。

        他将命令下达,同时收到商承的电话。

        没有隐瞒,商榷如实将所有的情况一一交代,随后便等着商承的责怪。

        在他这里把小妹看丢,无论如何都是他的错。

        商榷现今只祈求小妹平安无事,否则……

        他不敢去想另一种情况的发生,整个人急得声音都在发颤。

        “我和老三老四他们已经抵达江城,你把事故发生地点发过来,我们带救援工具和人上来。”

        商承并没有责怪商榷,他声音冷静,将指令下达。

        除了加派人手上山,还调了两架直升机,以及各种打捞设备,确保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他声音克制,带着几分安抚人心的魔力。

        “小榷,不必太过悲观。你既然能将小妹带回来一次,自然能将她再带回家。去找她就是,吉人自有天相,她会没事的。”

        “好,我知道了大哥。”

        商榷喉结滚了滚,压抑满腹情绪。

        他闭了闭眼,不忘交代,“对了大哥,这件事情暂时先不要告诉爸妈他们,尤其是妈那边,尽量瞒着。”

        “嗯,我知道。”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