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假千金拒不复婚姜予安傅北行在线阅读 - 第399章 因果

第399章 因果

        消息也随后传到容城这边。

        时臻得知消息后总算驱散因为商言舟受伤导致的阴霾,在小舟恢复伤势的过程中开始着手操心商榷的婚事。

        好事成双,自从舒婉轻与商言舟的母子关系曝光之后,这两人的感情也开始逐渐走向正轨,肉眼可见地能感受到两位的甜腻,连老母亲时臻有时候也受不了。

        他们商议着要不要与兄弟俩同一天举办婚礼,只不过碍于商言舟的伤势,还有温家那边的态度,这事儿也没有定下来。

        但不管怎么样,温家那边的婚事是钉在铁板上。

        作为商榷的母亲,时臻也算计着时间要不要去江城这一趟。

        毕竟是婚姻大事,作为男方的母亲,礼节不能失。

        姜予安请教了郭老,因为这段时间时臻心情不错,再加上食疗调理,出一趟远门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保证休息就行。

        得到令人安心的答案,一家人也彻彻底底放心。

        郭老早年定居江城,正好也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回去一趟,顺带还能见见好友。

        姜予安这次也打算与母亲一起去一趟江城。

        傅氏集团的事情她这次在网上扫过几眼,商家人并没有在其中插手任何,但仍然给傅氏带来不小的麻烦,可见是傅北行自虐一般的自我惩罚。

        她在路上想了许多,书上说一笑泯恩仇,她看着自己手腕上已经暗淡下去的伤痕,心想那些过往也不是不能放下。

        她已经很久,记不起来年幼时与傅北行在一起的时光了。

        也记不起,当初在国外时恨他咬牙切齿的模样。

        原来不在意,也不是很难。

        重新踏上江城这块土地的时候,姜予安只觉得一身轻松,与想象中各种担忧和心累完全不同,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去小南阁见见宴彬珂那小老头。

        “这丫头,精力倒是充沛,一点都不见累的!”

        “年轻人嘛,自然是不一样的。”

        落地下来的郭老和商夫人时臻浑身都写满疲倦,可与兴高采烈的姜予安不同。

        好在商榷和老父亲他们早做好准备,早等在外头接机,人一下来,就乘车驱去,最大程度保证时女士的身体。

        此次来江城的人不少,接机也来了两辆车。

        姜予安自然是和温薏一起,年轻人们聊的话多,也不至于和长辈第一次见面就在车上显得尴尬。

        倒是温薏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自觉应该和时臻聊聊,不然显得有些失礼。

        “温薏姐你想多了,我妈才不会管这些事情,她啊,只要我二哥能找到老婆就行,哪里还管我们年轻人失不失礼。”

        姜予安在后座宽慰,毫不留情地在温薏面前嘲讽商榷。

        难得,这次也不见商榷反骂,只是嘟囔了一句‘臭丫头’,透过后视镜瞥了她一眼,便默默地将所有的话给吞·咽下去。

        许久不见,姜予安和温薏也有不少话要聊。

        从温薏退圈前后舆论的转变,到后续温薏想做什么的梦想道路,可以说是从现实到人生理想,两个女孩子无话不谈。

        一直到车子停在小南阁,姜予安和温薏下了车,等待商榷停车的晃儿,才将话题转移。

        已经入秋,下了一场雨之后空气中带着许些凉意。

        温薏挽着姜予安,声音忽然压低:“圆圆你这次回来,傅家的人找你没?”

        提及傅家,姜予安尚且有些恍惚。

        她摇了摇头,“没有呀。”

        自从傅北行自己出院之后,她与他便再没有联系。

        最后再关注傅家,也是因为前段时间被爆出来的事情,只不过到底与她无关,姜予安也只是当做娱乐新闻来看看,并没有过多关注。

        八卦之心难免。

        温薏话都说了,两个人一边往小南阁走,一边等找车位停车的商榷,自然而然追问了一句:“傅家怎么了?难不成还找你麻烦?”

        “那倒没有。”温薏摇头,傅家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哪怕容城商家与温家联姻的消息传出去,也不见得傅家这样的家世会朝温家这种低下头。

        无非是近来的一些消息传了出来,她虽然已经退了娱乐圈,但是那些人脉还在,于是一些瓜自然而然传进她嘴里。

        如今的她也不在娱乐圈分那块蛋糕,圈内的朋友不用担心她如何,什么话都喜欢与她讲。

        与傅北行有关,温薏难免料想到姜予安。

        她向姜予安解释,“是和姜笙有关,先前不是有人爆料说姜笙压根就没死,而是整了容换了一个身份打算再进娱乐圈捞金吗?你猜怎么着?是真的!这事儿被扒出来之后,姜笙从前在娱乐圈做的那些犯罪的事情也全部公布,就是傅北行让人放出来的。”

        姜予安闻言,眨了眨眼,神色莫名。

        ……所有的证据,都是傅北行从先前那家公司里拿出来的么?

        专门为了捧红姜笙而开的公司,最后又彻底称为姜笙的坟墓,成为姜笙死路上最后一铲子土,也是挺……魔幻的。

        有雨滴从树上落下,钻进姜予安的后脖颈中,令她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脖子。

        她侧目看了一眼温薏,后者还在喋喋不休地谈论。

        “你是不知道,这次的证据有多狠,估计傅北行从前都不知道姜笙借着他这个公司套了多少钱进去,不过他估计也不知道,也是蛮可怜的,只能说活该他。”

        事业做到他那个份上,却被一个女人哄骗成这样,可不是活该吗?

        幸好幸好,及时放下。

        姜予安心想,不至于此刻听到这些话再生出诸多波动,牵扰心神。

        她此刻只当做一个八卦来听。

        “那姜笙怎么样?被抓起来了?”

        “嗯哼,可不是嘛。”

        温薏如今提及姜笙可谓兴高采烈。

        当初她角色被抢,最后还被倒打一耙全网黑的事情她可记仇呢。

        如今姜笙落得如此,也算是罪有应得!

        “不光不交罚款还被判了刑,说她在圈内组织一些不可说的活动,还有各种税务问题,总之一条条列出来,可多了。不光是从前的案子,还有她换身份这事儿,连带她亲爹也给搭进去了!对了,据说她亲爹还涉及一场买凶伤人的案子,就前不久的事情,还是你们容城,撞残了一个4s店的工作人员吧……”

        “你说什么?”

        捕捉到关键词,姜予安神情顿时一凌。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