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假千金拒不复婚姜予安傅北行在线阅读 - 第292章 铁了心要走

第292章 铁了心要走

        宋玉锦心里一阵混乱,脑海里崩得紧紧的一根神经也突突的疼。

        她有些不知所措,好像这么多年的坚持都成了笑话。

        好在身后有人扶住了自己,如方才自己扶住他一般,相互跌撞相互搀扶。

        她回眸,感受到时盛握住了自己的手,源源不断的温度和力量传递到自己身上。

        也让她稳住心神,沉着冷静地站在原地。

        “妈既然觉得我和阿锦是外人,那我就和阿锦搬出去住。”

        时盛扶着妻子,情绪也逐步稳定下来,不紧不慢地老太太说道。

        “至于分家这事儿,等爸出院回来再说,家产什么的你们要留给妹妹也无所谓,只这么多年我和阿锦操持多年,希望该支付给我们的一份工资给我们就是。”

        宋玉锦听到这话也没闹,回握住丈夫的手。

        她心想,哪怕公婆把所有钱财都给小姑子,一分钱不给他们都无所谓。

        反正丈夫有手艺,到哪儿都能活下去。

        她手脚也利索,在容城去给人当保姆也能一个月挣个八千一万的,总好过在这里,做了一天的事情一分钱都不挣,还被当做外人。

        夫妻俩显然是铁了心要走。

        时枚是悄悄地勾起唇角,心里暗骂她大哥是个蠢货。#@$&

        走呗,让爸妈把钱都留给她最好。

        时老太太却是沉了脸:“分家?还分家!我和你爸还没死呢,就吵着闹着要分家!我说你越活越过去你还不听,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魂都给丢了,还要和自己妹妹分家,什么东西!”

        时盛听着母亲的咒骂,感受到妻子的手慢慢缩紧,心里也越发不是滋味。

        他不是不知道母亲的脾气,也知道妻子这些年以来的委屈。

        只是次次安抚,妻子都说没事,一家人过日子都是有摩擦的,也就偶尔实在忍不住了才埋怨一下,夫妻间床头说事床尾就和了,第二天依旧和没事人一样,继续操持家里的事物。%&(&

        他当妻子大度,所以哪怕知晓母亲待她不好,也没有说母亲什么,只是在其他方面补偿妻子。

        可今天当着他的面,听到这些话,时盛才知晓自己错得离谱。

        当着自己的面母亲都如此态度,可见平时他不在家,妻子过得是什么日子。

        她偶尔抱怨几句他有时累了还当她小题大做,如今来看,分明是欺人太甚!

        不光是母亲欺她,连时枚和范思雨都羞辱她。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牵住妻子的手,也不管时老太太的叨叨絮絮,径直离开,往他们夫妻的房间走去。

        时老太太心里一惊,“你们去哪儿?还说不得两句了是吧!”

        时盛凶狠着一双眉眼回头,“妈不是说我被女人把自己魂都给丢了吗,我若还在这里住着,那魂可还在这儿呢!您看不惯阿锦,觉得阿锦是个外人,那我们便搬出去,省得碍你们的眼!”

        他也是个牛脾气,说一出就做一出,拉着宋玉锦就去收拾行李。

        反正早年在外面已经置备了房子,目前就儿子住在那边,他带着阿锦过去,正好一家三口住着,正正好。

        “疯了!你真是疯了!”

        时老太太见儿子是来真的,杵着拐杖起身,冲他们背影怒骂。

        时枚扶着她皱眉道:“妈,你身体要紧,可别因为大哥气坏了身子。大哥这会儿也在气头上,你让他冷静冷静,说不定出去住两天就好了。也是我不好,非得和大哥吵,才闹成这样……”

        时老太太拍了拍她手背,“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看就是那个女人怂恿你哥。都说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这话也是不假,还是女儿好,幸好你还在我身边,不然真被他们给气死!”

        声音不小,故意冲着房间扯着嗓子说道,明显是有心说给房间里面两人听。

        正在收拾衣物的宋玉锦动作一顿,脸色也十分惨白。

        好在还有时盛。

        他扶着妻子在床上坐下,“那些话就听听,不用放在心上。等我们出去和儿子住,在小家和和美美过日子,也不用管这些烦心事。”

        宋玉锦听到丈夫这话,心也静下来,脸上还露出微笑:“就是不知道儿子那性格,咱俩过去还不知道他乐不乐意呢。”

        时盛也笑,“管他乐不乐意,房子是咱俩买的,他不乐意让他自己滚出去住。”

        宋玉锦笑意更甚。

        时盛见妻子笑得开怀,心里的石头也放下来。

        他握住妻子的手,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委屈你了。”

        宋玉锦顿时红了眼,点了点他胸·口:“你还说呢,要不是因为舍不得你,我早和你离婚!”

        现在这年头,女人又不是离了男人就养不活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她才不会和时盛一起过。

        她承受的委屈,她所有的忍让,无非是因为这个男人。

        只要他对她好,就够了。

        时盛听了这话,心口涌出一股暖意。

        他握住妻子的指尖,亲了一口:“你坐着歇息,我来收拾东西。等咱们去儿子那里,你就每天逛逛街、出去玩玩,饭我来做,让你解放!”

        宋玉锦红着眼笑着看丈夫,也没把他说的话当回事。

        她哪里舍得什么都让丈夫去做。

        不过他有这个心,她已经十分满足。

        时盛说的话却是认真的。

        他时家也不是什么落魄家庭,什么家务还非得让他妻子来做,凭什么?

        也是他不争气,成天待在思味居没注意家里的事情,让才妻子受了委屈。

        现在知晓,自然是要让妻子享福的。

        像时枚每周去一次美容院,阿锦也得去;

        每个月买的什么包包裙子,阿锦也得有;

        还有那些什么护肤品,化妆品,阿锦也不能少。

        ……

        不光他得护着,还得提醒一下他那个傻儿子,不能成天在外头玩,多多关心家人才是真理。

        时盛一边想着一边收拾衣物,忽然想起什么,扭头对妻子道。

        “对了,听我姐说圆圆过两天可能要来拜访爸妈,还有咱们。我们要是出去了,得提前和他们打声招呼。要不这样,一会儿去医院看过爸,回来就顺带去一趟商家,提前见见圆圆,把见面礼也备着,省得到时候还让圆圆多跑几趟。她在外头人生地不熟,回来恐怕认生,我们做长辈的,就多考虑一些,阿锦你觉得怎么样?”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