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假千金拒不复婚姜予安傅北行在线阅读 - 第209章 被拉黑的不是他

第209章 被拉黑的不是他

        江城。

        夜里下了一场暴雨,噼里啪啦地砸在落地玻璃上。

        傅北行在暴雨中惊醒。

        他神情有些恍惚,知晓无法入眠后便从床上下来,立在窗前看着城市的夜景发呆。

        自和姜予安离婚之后,他便在公司住下,偶尔会回傅家老宅住两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工作。

        他又在梦里见到了她。

        姜予安。

        明明早该忘了的人,偏偏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他梦里,摆脱不掉、纠缠不清。

        为什么……

        傅北行看着从玻璃上慢慢淌下的雨柱,脑海里疯狂地叫嚣着不解。

        为什么一次次梦到她。

        他闭上眼,试图陷入冥想,只专注去听外面从空中泼下来的雨水。

        淅淅沥沥,嘈嘈切切。

        可不由自主,傅北行便想起在老宅的那个雨夜。

        与这场大雨相似,宛如天空漏了大洞一般,从上面泼下瓢泼大雨;又与今晚的雨声不同,惊雷电闪,有往他怀里钻的馨香温·软……

        傅北行倏然睁开眼眸,眼底还裹着一抹迷茫的不可置信。

        他竟然……

        与白日里在酒店看到那恶心的一幕幕相比,他可以很明确地感受到自己在想姜予安时并不是恶心排斥的心态,甚至有不愿意睁开眼甘愿陷入其中的沉溺感。

        在梦里也就罢了,他怎么会在放空自己时也在想与姜予安……

        傅北行脸上略过一丝恼怒,烦躁地转身去拿了一瓶冰水。

        凉意入腹之后,破灭正在燃烧着的烈焰篝火。

        傅北行从下午吞了药后便开始睡,一直到方才惊醒,此时没有半点睡意。

        他捡起被扔在沙发角落的手机,重新恢复一贯的冷漠。

        手机屏幕光亮起,显示凌晨四点。

        他一晚上没看手机,遗留了不少消息,还有很多未接来电,甚至还有专门给他发来短信的,生怕他看不到。

        大部分电话是林雪打来,姜笙这次倒是消失得干净。

        陈妈打来过两个电话,因为没接留了一条微信消息,说温凤娇已经醒过来,除了血压有点高身体没有其他情况,便再没有其他。

        至于其他留言,大多数都是公司的一些事情。

        有少部分来问他情况如何,关心不见得,来看他笑话才是真,甚至还有胆子大的直接给他介绍下一位新妻,发来照片问他合不合心意。

        傅北行只觉得头疼,直接关了手机。

        压下去的烦躁感随着神经牵扯的疼痛隐约又升起来,他按着太阳穴试图缓解,但一闭上眼睛脑海里那张熟悉的面孔又浮现,惊得他倏然睁开眸。

        窗外雨势渐小,除了偶尔一声砸在玻璃上基本再听不到声响。

        夜里五感也在黑暗中放大,傅北行一个人枯坐在空荡荡又漆黑的房间里,一些白日里被压抑着的心思也在黑暗里悄然探出,按捺不住。

        屏息之际,一个念头忽然在傅北行脑海里形成。

        ——他在想念姜予安。

        想念。

        傅北行从前觉得这个词永远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老爷子去世下葬时他一滴眼泪没留,如今过了三年,他也从来没想过那个把他拉扯他教育他的老头,甚至记忆里已经逐渐淡化老爷子的模样。

        他冷心冷肺,素来自私自利,一个十分精明的商人,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人。

        这是傅北行对他自己的评价。

        毕竟百善孝为先,如果他是个好人,怎么会认为生老病死是常态,老爷子到岁数了也该离去。

        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烂人,无人爱他,所以他挑一个爱自己的娶了,哪怕是算计着他的钱。

        可就是他这样的一个烂人,竟然会在雨夜里想念一个人——他的前妻。

        傅北行垂眼,手指不经意地抚过手机屏幕,忽然亮起的光线也投影到他脸上。

        想她么?

        他开始琢磨这件事。

        不光从此时,还有之前每次借口去小南阁,甚至更早时送她出国时不时想起给她打给电话——虽然被无情地机械音拒绝。

        呵,他竟然会在想念,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但大抵是深夜控制不住情绪,身体也在随着性子去做他此刻想做的事情。

        他要再给姜予安打电话,拿蒋延洲发给他的新账号。

        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讨好老爷子算计着嫁给他,回国后又算计着与他离婚,现在换了证人都了无音讯,凭什么独独他在想她。

        傅北行翻出蒋延洲的微信,因平日里大多数用电话联系较多,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他们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几个月前蒋延洲将姜予安新的联系方式发给他的时候。

        视线在这串电话上停留了半分钟,一种熟悉感裹着几分不安开始在他心脏攀爬,织成一张细密的网将他包裹。

        傅北行没复制这个电话,而是切换到他的通讯录翻找联系人。

        他给姜予安的备注是安安,打开第一个就是,还是当年姜予安自己拿他手机存的。

        从上学念书时就存着,多年来换了不少手机也没改,跟着这张手机卡一起同步过来。

        傅北行想起幼时微胖的姑娘抢走他手机的霸道模样,盯着这个备注有些恍惚。

        安安……

        很多年前,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似乎是姜予安。

        什么时候变了呢?

        傅北行有些想不起,手指在屏幕上点了一下,显露出他保存的那个号码。

        片刻后,他勾起一抹自嘲的笑,眼底泛起丝丝凉意。

        也没闲着,手指点上右上角的设置,在拦截骚扰中点开了黑名单号码——

        只一个号码,赫然与蒋延洲发给他的电话数字全部对上。

        反倒是他通讯录里保存的电话,被修改了一个数字。

        一个数字,呵……

        他竟因为这个数字,误以为她在国外三年与他赌气,谁都被她放在心上独独故意忽视他。

        索性,他也懒得理她。

        原来一直被拉黑的是她,是他的手机一直将她锁在黑名单里。

        不是她不想找他,是她找不到。

        他还真是一个烂人啊!

        心里建立多年的高墙忽然因为这个事实而轰然倒塌,如果这些年他因姜予安忽视自己而埋怨她,那现在又算什么?

        想到蒋延洲查出她在国外收到的那些委屈,傅北行眼里便一阵阴寒。

        ——倘若她在遇到危险时给他打过电话呢?

        傅北行光是想到那个画面就觉得崩溃。

        如果真的出现过那种场景,她一个姑娘家在国外,求助时却联系不上人,该多绝望。

        傅北行黑眸闭了闭,再睁开时忽然将手机砸向对面的墙壁。

        砰——

        屏幕四分五裂,一声巨响后是夜一般的沉寂。

        连雨声都再听不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沙发上枯坐半晌的傅北行站起,颤着手又把地上的手机给捡起,将卡给取出来。

        他得把安安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