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假千金拒不复婚姜予安傅北行在线阅读 - 第142章 不是她的家

第142章 不是她的家

        傅北行垂眸,望着桌边的手机。

        “你说这三年,她如果在我身边会怎样?”

        “啥?”

        蒋延洲没听仔细,只听到一个三年。

        翘起腿,不解地看向傅北行,“你又发病了。”

        傅北行没理他,将桌边文件收拾了一下,捡起手机起身,“去吃饭吗?”

        语气很平静,看脸色也不像在看玩笑。

        蒋延洲低眸看了一眼时间,“现在?”

        这个时间,吃早饭还是午饭呢?

        傅北行已经拿了车钥匙,“小南阁离公司远,开车过去将近一个小时,差不多也到吃饭的时间了。你要是不想去,那算了。”

        他迈步自己带前走。

        沙发上的蒋延洲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就见傅北行已经到门口了,他立刻跳起来跟上。

        “去去去!白吃的饭当然得去!”

        话音未落,钥匙直接从前面抛过来,稳稳地砸在他怀里。

        “你开车。”

        “……”-

        小南阁。

        在得知郭老神医到来之后,姜予安就如临大敌。

        她尚且有些紧张,尤其是小师弟宴彬珂亲自出去接待时,她在后厨连呼吸都有些不顺,来回踱步看得其他大厨都有些紧张了。

        一个随意的宴棣都没眼看了,他处事不惊的小师叔什么时候这么怂过?

        “小师叔你别紧张,你的厨艺肯定没问题的。再说了,实在不行就让我师父开个口呗,他们两个老不死的关系那么铁,开口帮个忙而已,那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吗?”

        话音刚落,一个暴栗就落在宴棣脑袋上。

        “臭小子,谁她娘是老不死的?”

        宴彬珂忽然出现在他身后,背手沉脸训斥道。

        宴棣立马熄火,“对不起师父,我错了!”

        宴彬珂下巴一抬,“知道错还不去做菜,多大的人了?当天天要人骂,响鼓不用重敲!你看看你几个师弟,哪个跟你一样不靠谱!”

        宴棣立刻灰溜溜地去开火。

        后厨重新恢复秩序,随着大火跳跃开始忙碌起来,姜予安更是闲不住。

        她从见到小师弟那一刻开始心就跳得更快,连忙跑过来:“小师弟,怎么样?”

        宴彬珂脸上的威严也转瞬消失,背在身后的手交叉挪到前面。

        他稍稍往角落走了一点,小声道:“小师姐,我刚刚和那老不死的谈过了。原本以为我和他几十年的老交情,让他出个山帮你母亲看看没问题,结果那老不死的牛脾气,就跟我谈吃谈喝。所以……”

        宴彬珂的话让姜予安一脸无奈,顿时也没心思去紧张,“小师弟,我问的是老神医想吃什么,你怎么去……万一人家生气,你岂不是少个老友。”

        倒也不是责怪宴彬珂多话,再怎么说人家都是好心。

        只是传言郭神医性格怪异,只对美食感兴趣,对其他事情都是由着自己性子来,要是心情好还好说,万一正好撞上人家心情不好,反而还毁了宴彬珂和人家的友谊。

        宴彬珂看着比自己年轻一个多辈分的小师姐一脸老成模样,不禁咧嘴一笑。

        “你放心吧小师姐,那老不死的脾气虽然臭但心眼没那么小。我就是随口一提,他虽然没答应,但是也没拒绝,这机会还是有的。”

        他带着姜予安到备菜区,依旧嬉皮笑脸,不过语气却稍稍正经。

        “咱师姐弟俩就做这两天研究的新菜式给那老不死的吃了,保准他吃得满意!他要是不满意啊,以后让他别来了!”

        姜予安被跟前这小老头的架势逗笑,一直紧提着的心也缓缓放下。

        “成!就让那老餮尝尝咱们宴家的手艺!”

        话落,已然进入工作状态。

        据宴彬珂所说,这郭老神医每次来都一个样。

        也不从小南阁的菜谱上点菜,就往他常去的那个包厢里去,往那雅座上那么一坐,先提起桌上的茶壶,慢悠悠地给自己倒一杯茶,才缓缓地开了口。

        “老伙计,去整两个你拿手的菜,咱们一边唠嗑一边吃喝。”

        宴彬珂手上的老菜刀动作没停,嘴里吐出的话将自己和老神医见面时的场景描述得绘声绘色,听得姜予安也不经扯出笑容。

        她从前在小南阁学厨的时候,师父就是和宴彬珂这样模样。

        一把中式老菜刀切遍所有,一边干净利落地处理食材,一边嘴里念叨着他知晓的传奇。

        有关于宴家的,关于宴家这个姓氏是哪个朝代哪个皇帝赐的,这御厨的手艺又是怎么从一代人一代人手里传下来并改进的;

        也有关于他自己的,历经过战乱,他在炊事班当大厨,打起来的时候他扛着大锅就往上冲,干掉的鬼子比别人都多!

        还有后面日子好起来了,他回来建了这小南阁,娶妻生子再顺带做点好事,收留别人养不起的孩子并将宴家的手艺传承下去。

        姜予安记得,她就是这样被捡回来的。

        那时姜笙刚回来,她也才十二三岁左右,忽然从姜家捧着长大的大小姐变成动辄被打骂的下等人,落差大得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在姜家待下去。

        于是她大着胆子就离家出走了,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可真够叛逆的,也不怕被人贩子拐走。

        不过她运气蛮好,被师父当做是无家可归的孩子收留。

        想起那会儿,姜予安还觉得好笑。

        那时她在姜家觉得里外不是人,于是拿了一套佣人穿得衣服就走,把所有姜家的东西都留下,包括傅爷爷给她的东西,压岁钱啊珠宝等等。

        还写了长长的一封信留在房间里面,以为那样做就不欠他们什么。

        然后她便因为穿得太破烂被师父当流浪儿收留了。

        但意外的是姜家还是发了寻人启事,说姜家的千金走丢,在整个江城开始寻找。

        看到新闻当天,师父就问了她情况。

        她当时哭着说自己不想回去,师父也说过小南阁会是她的家。

        可当晚,姜家就有人来接她。

        她还记得,当时自己哭着在小南阁躲起来,所有人都以为她又跑了,结果是她自己主动出来回去的。

        ……为什么呢?

        给老神医做的菜出锅时她忽然想起来了。

        因为来接她回家的人中,除了姜家的佣人,还有傅北行。

        只可惜,不是她的家。

        永远都不会是。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