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假千金拒不复婚姜予安傅北行在线阅读 - 第49章 傅北行说不离婚

第49章 傅北行说不离婚

        “不、不敢……”

        刚发出的声音还没有成调,就被掐灭在嗓子里!

        男人扣住她的脖颈,力道慢慢收紧。

        看着姜笙因为窒息而涨红的面庞,反而笑意更甚。

        她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奋力拍打着他的手臂,挣扎着试图从这桎梏里逃\/脱,可惜对男人丝毫没有作用。

        直到她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宛如沙滩上一条濒临死亡的鱼,男人才施舍般地松开了手。

        “她姜予安能从我手里逃出生天,那是她的本事。我做什么,失败与否,轮得到你指手画脚?”

        他垂眸看着捂着脖子大口呼吸的姜笙,语气轻蔑。

        “真以为仗着一幅皮囊,全天下的男人就会为你做任何事情了?”

        笑话。

        他又不是傅北行那个蠢货!

        “……那你为什么会帮我?”

        姜笙蜷缩在床上,止不住颤栗,但还是忍不住将话问出来。

        明明之前这男人还好好的,予她所求!怎么会忽然变成这样……

        “可能是因为,之前太无聊了吧。”

        男人歪了歪脑袋,唇畔勾起一抹冷笑,同时弯了身影,朝着她慢慢地欺压下去。

        想到刚刚窒息的画面,姜笙惊恐地后退,“求求你……求你放过我!”

        “啧啧,这么恶毒的一颗心,胆子那么小啊?指使我让姜予安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时候,不是胆子挺大吗,嗯?”

        他拍了拍姜笙的脸。

        随后,一股腥臊的味道从她身上弥漫开来。

        男人手上的动作一顿,眼底的玩味被嫌恶给覆盖。

        他直起身,慵懒的语调变得森寒,“你最好祈祷能顺利嫁给傅北行,否则,恐怕我会后悔玩了你。到时候你的下场……”

        话点到为止,却更容易滋生未知的恐惧。

        姜笙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拳头慢慢地缩紧。

        魔鬼!

        他就是一个魔鬼!

        姜予安……都怪姜予安!

        要不是姜予安这个贱\/人,她也不会和魔鬼做交易!

        她绝对,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还有傅北行……

        她一定要嫁给他,一定!-

        次日,傅氏集团总裁办。

        傅北行脸色森寒,视线落在面前的电脑屏幕上,久久未动。

        整个上午,除了重复观看这段监控视频,再没有处理其他任何事情。

        视频正是昨晚姜予安被赶出清溪别墅之后,在那棵梧桐树下捂着肚子苦等,最后飞扑到那男人怀里的画面。

        每看一遍,心口的郁气便多增一分。

        偏偏他还不肯关掉,一遍又一遍,宛如自虐一般。

        这就是她说的,在这段婚姻范围内,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

        她又骗他!

        在视频中女人再一次奋力扑向男人的怀抱时,傅北行终于不愿再看下去,按着眉心闭上了眼。

        蒋延洲推开办公室门进来的时候,入目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他打了一个哈欠,“哟,今儿又是谁招惹我们老傅了?一大早脸就这么臭,我都能闻到味儿了。”

        不光说着,还很欠地吸了吸鼻子。

        傅北行睁开眸,给了他一记冷眼。

        蒋延洲浑不在意,吊儿郎当地凑过来,直接坐在傅北行办公桌上。

        “我又没说错,你自己闻不到啊?一股火药味。”

        傅北行收回视线,脸上情绪也稍稍收敛。

        “你如果实在找不到事情做,可以滚回安城,我想蒋延钦不介意多你一块硬骨头。”

        “呸,他才是骨头!”

        蒋延洲气得跳脚,从桌上下来。

        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余光忽然瞥见桌上的电脑屏幕,到嘴边的话忽然换了。

        “咦,这不是圆圆吗?你昨晚拐了弯走人,是带她去清溪别墅啊。但她怎么还外头?还那么可怜……”

        他惊讶地看着那段监控,话还没说完,傅北行就冷着脸按下暂停。

        可惜动作已经迟了,视频恰好播放到姜予安扑向商郁怀里的场景,蒋延洲的话也硬生生地止住。

        半晌,他爆发出哀嚎:“妈\/的这男的谁啊!我都没抱过我老婆,他居然抱了我家圆圆!”

        而且还是圆圆主动!

        凭什么!

        “蒋、延、洲!”

        他妒火还没宣泄完,就被傅北行冷冷地打断。

        还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这男人之间的那点心思男人最懂。

        蒋延洲余光瞥过去,“你瞪我干嘛,圆圆抱的又不是我。你老婆行了吧,说得好像你老婆抱过你一样。”

        话落,傅北行脸色更臭,难看得几乎要挤出墨来。

        他不争辩,冷着脸将视线扫向屏幕,只觉得那个拥抱十分刺目。

        如果昨晚他早出去一会儿,是否就不会有这样一幕。

        “话说圆圆怎么会和影帝认识啊,而且这关系比昨晚商家那两小子还亲密……你说圆圆和xr那姓商的小子走近,不会就是为了这位影帝吧。”

        蒋延洲看着定格的画面摸着下巴思索,没注意到身后的男人脸色有多差。

        当然,他也没忘记最初的那个问题,偏过脑袋看向傅北行。

        “还有啊,圆圆为什么一个人在外头?人家好歹是你前妻,让人在清溪别墅住一晚怎么了,你可真小气!”

        蒋延洲参加过他们的婚礼,也知晓那栋别墅是他们婚房,看到监控的画面只当傅北行不满当初的婚姻,不让姜予安留宿。

        “她自己不愿意在清溪别墅住,与我何干?”

        傅北行冷声道。

        昨晚他让她离开,她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且在之前就扬言不愿住,倒怪他了?

        离婚协议上也写得清楚,清溪别墅留给她。她倒好,签了字当晚就把东西搬得干干净净,当真是想和他断得干干净净!

        气成这样,傅北行也没忘记再提醒蒋延洲。

        “还有,我和她离婚手续还没办,她算我哪门子前妻?”

        蒋延洲锁着眉头看着电脑,“那你什么时候离啊?我还等着你离了追圆圆呢。”

        这还没离就已经出现情敌了,离了还得了?

        可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

        “如果我不离呢?”

        傅北行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蒋延洲惊讶,“那你不和姜笙结婚了?”

        说曹操,曹操到。

        困惑的声音刚落下,办公室的门就被轻轻敲了敲。

        蒋延洲进来的时候没带上,门是虚掩着的,敲门的同时被推开,露出姜笙那张精致的脸蛋。

        她还保持着方才敲门的动作,微笑:“阿行,我可以进来吗?”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