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假千金拒不复婚姜予安傅北行在线阅读 - 第45章 傅北行抢走姜予安手机

第45章 傅北行抢走姜予安手机

        傅北行站着没动。

        姜予安催促:“你愣着干嘛啊,是你自己说的,现在说话不算数了?你别告诉我,目前连送我离开都做不到。”

        “为什么?”

        他单手落在西装的裤兜,在楼梯居高临下问。

        “什么为什么?”姜予安不解。

        “为什么不想住在这里?”

        傅北行重复了一遍。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初选这个婚房,还是她和老爷子商量的。爷爷是给建议的人,她是做决定的人,现在却说不想住在这里。

        哪怕说把房子留给她,可她当晚就提着行李消失得干干净净。

        “我不想住在这里,还需要理由吗?”

        姜予安困惑地看了他一眼。

        但看傅北行的脸色,似乎真的要个理由。

        她只好给出答案,“因为我认床,在陌生的地方我会睡不好。还有你让我住的房间不知道多久没打扫了,我上次睡完身上就起疹子!还有这里到处都是你生活的痕迹,我坐立不安。我不想和你住在一起,看到你就讨厌!”

        她也不怕得罪傅北行,什么难听就什么往外说。#@$&

        话说到后面,简直就是纯属私人感情发泄。

        偏偏傅北行还不生气,甚至在她的话说完,还扯出一丝笑意。

        “没大小姐那个命,还得了大小姐那个娇贵的病,嗯?”

        姜予安火气蹭蹭上来,气得恨不得拿起手边的抱枕就朝他砸过去,“傅北行,你是选择性听人话吗!”

        明明主要原因是因为他!%&(&

        傅北行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你住哪儿?”

        姜予安按捺住蠢蠢欲动的手,思索了一下还是报了现在的居住地址:“碧水湾。”

        她也不怕傅北行找过去,碧水湾的安保系统做得很足,不是里面的住户是进不去的。

        再者,她只是报了小区名字,具体住在哪儿她又没说。即便这个狗男人真的去找她麻烦,也找不到她。

        这大半夜的,还是辛苦他送送吧。

        可傅北行压根就没有送她离开的念头,问完她现在的居住地址后,便转了身。

        “时间不早了,早点上楼休息。你再怎么讨厌我,也就忍忍今晚。至于你的要求,还是下次想好了再提吧,要三百万都比送你离开要强。”

        姜予安给愣住了。

        她反应过来,抄起手边的抱枕就朝着他砸过去。

        “傅北行,你贱不贱啊!你是狗吧!”

        “你说是就是吧。”

        楼梯的转角处,他巧好目睹姜予安全部动作,嘴角牵扯出爽朗的笑容。

        “晚安,安安。”

        姜予安气得大姨妈血崩。

        这也让她忽然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

        她犹豫了片刻,还是追上傅北行,姿态扭捏丝毫没有方才那般理直气壮:“傅北行,我问你一个事情。”

        男人既往不咎,懒懒地倚靠在栏杆处,“嗯?”

        姜予安咬牙,想想当初自己用的第一个生活用品还是他买的,便觉得不需要脸红。

        她问:“你说楼上有我的换洗衣物,那……房间里有没有那个?”

        傅北行脸色微妙,垂眸看向她的目光略微复杂:“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想睡你用得到等今天?”

        姜予安气急败坏,“你有病啊傅北行,你脑子里想的什么啊!”

        明明半个小时前他还熬了红糖姜水,现在满脑子就只剩下颜色废料了?

        被这一嗓子那么一吼,傅北行也反应过来了。

        他望着姜予安气呼呼的表情,笑意反而更甚,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还真是,脑子在想什么。

        傅北行思索了一下,问:“你包里没有了?”

        姜予安瞪他,“我要是有还问你?”

        礼服搭配的手袋本来就小,她放一两个是以防万一,谁知道被傅北行带到这边来。要在这里住一晚,自然是不够的。

        傅北行沉默了片刻,拐了脚步往楼下走,“你先去休息一会儿,我去买。”

        别墅区附近是没有超市的,要买东西只能开车去外面,来回恐怕得半个小时。

        姜予安泄气:“你还不如把我送走。”

        傅北行从她身边擦肩,弯身勾起茶几上的车钥匙,“你想都别想,既然住得不开心,就好好在这里待一晚。”

        姜予安冲他扯出一丝转瞬即逝的假笑,怒着脸重新坐回沙发上。

        “冰箱里面有吃的,要是饿的话自己找,姜糖水厨房还有,喝完自己去弄,我很快回来。”

        临走前,傅北行交代道。

        姜予安一个眼神都不想给他,低着头玩手机。

        余光瞥了一眼,他忽然想起什么,又重新折回来。

        高大的身影遮住光,让姜予安不得不抬起头,“干嘛,你不是要出去吗?”

        傅北行拿出自己的手机,朝她递过去:“把你新号码存一下,还有你的好友,也加一下。”

        姜予安沉默又复杂地望着他。

        她其实很想问,送她出国的时候那么狠心,把她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除,连她一个电话一个消息都不回,现在又何必呢?

        不过有些话问也没有意义。

        她冷下脸,“有必要吗?”

        傅北行拧眉,“自然有。即便你我做不成夫妻,你也不能否认和我一起长大。新认识的商家人都能有你的联系方式,我不能有?”

        这三年她从没和母亲断过联系,倒连一个消息都不给他发一个。

        臭脾气。

        姜予安懒得动,“傅总,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合格的前任就应该跟死了一样?你我虽然还没有离婚,但你在我这里跟快死了没两样,还要什么联系方式。相互加上等我给你烧纸吗?”

        “姜予安!”

        傅北行没被她的话给气死,“这些话你都跟谁学的?”

        姜予安换了一个方向玩,“要你管!你赶紧出去吧,烦死啦。”

        傅北行冷嗤,去抢她的手机。

        “你这臭脾气真的跟小时候一模一样,还急着和我离婚,离了婚以后有没有男人愿意娶你都是一个问题。”

        “你把手机还我!”

        手上陡然一空,姜予安气急败坏。

        偏偏她个子没傅北行高,男人举起手机她连碰都碰不到。

        傅北行任凭她伸长手也摸不到,“你给不给?”

        姜予安也没那个力气跟他闹,更不要说她穿着礼服,根本就不方便去闹。

        “傅北行你要是脑子有病就去医院看看脑科,你钱也挣不少别对自己那么抠。我手机号根本就没换过,你自己把我删了还是拉黑了,现在又找我要电话,你烦不烦?”

        傅北行动作一顿,“你说什么?”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