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每天回家都看到爱豆在作死在线阅读 - 306. 卿本佳人,奈何作死(3)

306. 卿本佳人,奈何作死(3)

        “哈?”

        经纪人随即正色,直奔主题,“给你几个提示——第一,我几经周折,终于跟韩让搭上线了。”

        “韩让?”

        “喔,景崇的前经纪人。自从上次开机发布会之后,他就销声匿迹了。对了,你找他干嘛?”

        “我想探探江子木的底。”经纪人一顿,“韩让的话,可信度未必有你想的那么低。”

        “你的意思是,他,还有景崇,在发布会上说子木她……会妖法?”

        别说,那场发布会还真是让人印象深刻,江子木那套“狗血淋头”的表情包也真的挺好用的。

        厉丰一边内心os,一边有点不耐烦的把玩起手边的抱枕穗穗来。

        “哎唷,这怎么可能啦。景崇是什么人,咱俩能不清楚?lsp一个,无耻下流的很。至于韩让,只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贪财没底线,什么脏活都接。”

        “就这样人品的,就算他说明天会天亮,我都得掂量掂量是不是真的。”

        经纪人不是不明白厉丰的意思,“人的确是靠不住,但他提供的信息,也不能全盘无视。只要留心甄别提纯,总能有些东西为我所用。”

        “就算有,你要用来干嘛呢?扳倒枣子?”

        华娱顶峰那么窄的位子,势必站不下太多的人。为了理想也好,为了名利也罢,总有无穷尽的勇士向上发起一轮轮的挑战。鹿死谁手,各凭本事,成王败寇,愿赌服输。

        只不过,厉丰年轻气盛,总归还是希望靠着实力往上爬。

        “圈里的混子虽然多,但有实力的也不在少数。打拼上三五年,总能等到华娱正常的新陈代谢。”

        “等?”经纪人推了推滑到鼻翼的眼镜,一哼哼,“你能等多久?你又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比你更年轻的小伙子正围在你的脚下蠢蠢欲动?”

        “只有到了肖立早那样的高度,才能云淡风轻的说一句‘等’。因为只有绝对的top,才有资本等待一个剧终,一个落幕。其他的人,真要等,也不过是等死罢了。”

        话音一落,两个人都沉默。

        经纪人叹口气,觉得自己的用词过于沉重了。看看厉丰那张无可挑剔的脸,及时安抚。

        “我知道你的实力不在肖立早之下,你也是有志气不服输的,心里卯着一股劲儿,想要取而代之。”

        “你可能觉得我说的话很残酷,但娱乐圈的现实比这更扎心更残酷。爱豆是有保质期的,咱们必须想法设法,在你的最佳花期,争取利益最大化。”

        “小丰,你也是经历过起伏的,人情冷暖尝过一遍了……”

        厉丰对车祸雪藏的话题还是有些排斥,手一挥,声音又冷了点。

        “跑题了跑题了,所以,你找韩让,就是为了确认江子木是不是肖立早请的玄学外援?”

        看着对方点头,厉丰禁不住继续追问,“单凭韩让的话,你怎么能百分百肯定?”

        当初韩让跟景崇出现在发布会上,是谁的授意,又是打的什么算盘,经纪人不可能看不明白。

        “所以,我还有第二个提示给你。”

        “这两天,我找专业团队,尝试在网上摸一摸江子木的历史。”

        “她一个素人,能有什么好查的。”厉丰脱口而出,音调微微涨了上去。像是带着偏袒的辩白,下意识而真心。

        “没什么把柄才奇怪!所有关于江子木的,在网上能查到的信息,全都清白干净的像白开水。那种干净,人为的痕迹太重了,根据咱们这边专业人士的分析,绝对是高人手笔。”

        “对了,韩让还提到,景崇怀疑过,之前很火的wb大v‘点兵点将’,也跟肖立早有关联。指不定,就是江子木的号。”

        无稽之谈!

        厉丰没明白自己心里冒出来的无名怒火到底因为什么,只是一听到有人往江子木的头上乱扣帽子,自己就没来由的烦躁。

        虽说《粉豆一屋》从开播到现在,她江子木的表现,确实太超过了。但这世上,不就是有老天爷莫名眷顾的人嘛?更何况,江子木脑子里的确是有点东西的,智商和运气,保她一路开挂,这也妹毛病哇?

        如果真要把她跟玄学联系到一起,那唯一的关联……兴许是什么千载难遇、容易上身的阴性体质吧。

        看厉丰半天不接话,经纪人忍不住抛出了又一个重磅炸弹。

        “提示三,你知道这次在网上推波助澜,说《粉豆一屋》整个摄制组都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的人,究竟是谁嘛?”

        “额……”厉丰有点懵,想了想,小声嘟囔,“事实难道不就是这样嘛?”

        有人说真话挺好的,再说这种事,该是胡文去考虑的,哪轮得到他厉丰跳着脚破大防?

        经纪人眉头微微一皱,声音压到最低,“暗中操作舆论的,可是顾遂心呐!”

        “当时的风向,一直吹肖立早请小鬼保红。顾遂心这么做,无非是转嫁矛盾,模糊重点,趁势让肖立早脱身洗白。”

        “从操纵玄学,到被鬼附身,这种辟谣招数,胜在出其不意。虽然不能彻彻底底的跟玄学划清界限,但一个主动一个被动,已经让大众的注意力在无形中转移了。”

        “可是,如果真的不心虚,她就应该力证肖立早跟玄学毫无干系,而不是让这池子里的水更浑才对。之所以选了现在这个辟谣的方式,还不是因为海钓的那一幕太过玄幻?”

        “江子木可没有受过什么专业表演训练!她晕倒的样子,完全不像装的。再者说,她都没有跟顾遂心肖立早沟通商量的机会,即便是故意装晕,怎么能肯定顾遂心一定能懂,一定能照着这个思路实施计划?”

        “顾遂心有多聪明,我不想多说。她江子木年纪虽然小,但是有多鸡贼,你心里应该有数。跟她在《粉豆一屋》游戏里交手了那么多次,还没吃够亏?连跟胡文的角力,她都不落下风。”

        建议《粉豆一屋》更名为“嘉宾跟制作组被江子木支配的憋屈的一生”。

        厉丰抬手按了按太阳穴,觉得自家经纪人的所有提示都没有十足的说服力。至少就自己的所见所感,顾遂心的一通操作,不过是把真相公之于众罢了。最最关键的是,厉丰的固有思维中,对玄学大师存在刻板印象——如果韩让的控诉是真的,如果那天的海钓奇景是人为操纵,那么,这位可以兴云布雨、号令水族的大师,必然是有大修为在身上的!

        这么牛逼的人物,要么仙风道骨,要么暗黑神秘,不论如何,总得有点年纪在身上的吧。

        谁家的玄学大师能像江子木一样,成天这么嘻嘻哈哈不着调啊?想想都搞笑。

        经纪人见自家崽子还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索性放了最后的大招。

        “我知道即便给了你前头那么多的提示,你还是没办法全然相信。不如,咱们就打个赌。”

        “赌什么?”

        “我这边花了大价钱,已经查到,这次想对付肖立早的,是余冕。”

        “so?”

        “我赌不出几天,余冕就得栽个大跟头。”

        厉丰微微一摇头,听听这说话,我怎么觉得自家经纪人比江子木更玄乎更像算命的呢?

        “就算没两天,余冕他真的扭了摔了,着凉发烧了,就不能是凑巧?”

        “那你是不是真能说服自己,认定那天海钓看到的童话般的景象,只是凑巧而已呢?”

        经纪人一顿,紧跟着说道:“而且我猜,一定是大意外。”

        “塌房?这够不够大?”不过是顺嘴说出了圈内人士最大的恐惧,当时的厉丰完全没想到,自己也能跳一次预言家。

        厉丰似笑非笑,跟着抛出了一个很有逻辑的推论。

        “要是余冕塌房了,那只能说顾遂心的工作做到位了。真想搞一个人,只要盯死了往下挖,总能挖出点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睡没睡?税没税?苦熬出头之前曲意逢迎的小丑作态?飞上枝头之后颐指气使的小人嘴脸?还有啥爱情观,公德心,智商情商敬业精神,哪个不能是炮轰的切入点?只要观众想,就没有不能骂的。

        娱乐圈里,没什么根正苗红永不犯错。之所以有人屹立不倒,靠的还不是周旋跟博弈,加上那一点点不可小觑的运气。

        “这话没错。只不过你想想看,聚光灯底下,人人都有黑影,只是问题大小的不同。余冕出道的日子不短,但出名的时间不长,只要大方向不出错,其他的黑点抛出来,总能被粉丝的溺爱盖过去。”

        即便塌房,也得看看究竟“几分塌”不是。

        “真要是大塌房,或者是什么不可逆转的大意外,你怎么就能肯定,一定是玄学助力,而不是顾遂心做的呢?”

        经纪人两只手一交叉,不慌不忙,娓娓道来。

        “以顾遂心的能耐,再看看余冕现在的根基,不眠不休不吃不喝,拼上老命,四十八个小时也足够把余冕扒的底裤都不剩了。”

        “顾遂心要是真能发现什么不得了的黑点,早就去跟余冕谈条件了。”

        “这不就对上了!”厉丰连忙接话,“要不是被抓住了痛处,后期网上的风向怎么就一夜大变了呢?”

        还得是顾遂心精明能干,一出手就捉住了余冕的短处呗。

        “如果真是这样,那顾遂心后面绝不可能再动他。”

        “要知道,交易本身就等于给对方递了把柄,而交易的目的,也是为了保双方平安的。”

        “况且,他们如果真的达成了某些共识,余冕只需要停止向肖立早泼水就好了,何必要倒转枪口,反而替肖立早辩白呢?”

        “这不更能彰显合作的诚意嘛?”

        经纪人摇摇头,“余冕的做法,就像是跟合作对象谈着谈着,突然主动下桌,跪在地上磕头一样。”

        能够上桌谈判,就说明有搏一把的机会,但主动承认下位,就说明没有成为对手的资格,这样的话,不会换来怜悯,只会被一记ko。

        “他的经纪人我碰到过几回,大智慧没有,心眼子可不缺。这种画蛇添足的傻事,他肯定不会做。”

        “所以我断定,要么是余冕真的没什么大错,要么就是,他有什么秘密,抵死不能让人知道,即便顾遂心这手眼通天的,也查不到。”

        “放眼整个华娱,要是有连顾遂心都撬不动的铁板,那其他人也甭想了。”

        厉丰有点被绕进去,“等等,让我捋一捋。”

        “如果后面余冕出了事,排除其他对家挖黑料报复,因为他们没那个实力;排除顾遂心挖黑料报复,因为如果她有且把底牌亮给了余冕,一年半载的,绝不会快速主动的打破某种平衡?”

        “对,”经纪人跟着补充,“要是余冕出意外,那肯定有什么咱们都看不见的神秘力量,站在肖立早的身后。”

        “当然了,意外不止塌房,也有可能是身体健康这一层面的。”

        自从把江子木跟玄学画了等号,经济人隐隐觉得,指不定先前厉丰的车祸,也是一个超出科学认知的“意外”。推算一下时间,那可是正好跟肖立早竞争选秀导师的关键节点。

        “那这意外的范围可大了去咯。天灾人祸都算。”

        “入行那么久,顾遂心我是了解的。这口恶气,她可不会随随便便咽下去。只不过,她的底线,我也知道。就算是为了她引以为傲的肖立早,她也不会做跟刑事案件沾边的事儿。”

        “就算你限定再多的条条框框,我也很难得出江子木就是肖立早的玄学buff这个看似唯一的答案。”

        “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有玄学加持,谁能证明是江子木干的?”

        “况且,余冕又为什么让水军宣扬科学反对迷信呢?难不成是一早受到了玄学的影响,所以才做了那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承认跟顾遂心比起来,自己能力上确实有欠缺。我能查到顾遂心动了手脚,引导舆论,却始终搞不明白,她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力挽狂澜,让余冕这个最爱求神问卜的人,放弃既得优势,雇佣一大帮子水军充当科学卫道士,反过来给肖立早洗白。”

        “真要是玄学的锅,那江子木妥妥背不了。大家同进同出,我是从没见她这两天开坛做法什么的。”

        “再说了,余冕本身的行为逻辑都值得推敲。谁能保证他不会自毁长城,做更多的蠢事导致自己塌房呢。”

        经纪人:我是来搞巨星孵化的,不是来抢最佳辩手的亲!

        “得,得。所有的信息我都给你摆这儿了。你别跟我硬杠,我也不求你现在就接受我的观点。等你静下来,仔细琢磨琢磨,平时跟江子木相处的时候,你也留个心眼,小心观察观察。”

        “如果,”厉丰突然换了个思路,“如果她真是有玄学灵性的,你要怎么办?”

        “当然是物尽其用,但必须为我所用。”

        “可她是肖立早官宣的粉丝,即便私底下是金钱交易,咱们也未必开得出更高的价码。”

        经纪人微微一笑,“拿不出更大的利益,咱们总可以动之以情嘛。”

        “就算她是真粉丝又怎么样?现在的小姑娘,墙头多了去了。”

        “小丰,你跟肖立早比,唯一的劣势就是,少了几年的历练。可你更年轻,更鲜活,更愿意遵守既定规则。要知道,人性就是喜新厌旧的。你最大的优势,就是你自己!”

        “只要你多点磨炼,借助一切可以借助的资源,我相信,不出两年,华国爱豆之王的头衔,非你莫属。”

        厉丰的心脏被“爱豆之王”这四个字精准命中,甜蜜而轻盈的颤了颤。

        愣了好久,终于抬头,紧紧盯着经纪人的眼睛问道:“你让我这么做,是为了看我爬到最高处,还是为了你自己?”

        经纪人忍不住苦笑,“你希望有一天人们提到华娱,第一个想起的是你厉丰;我何尝不是一样,希望人们提到明星经纪,第一个想起的是我,而不是顾遂心。”

        照个人实力跟整体成绩,万年老二这辈子也很难真正逆袭,但如果自己经手的“作品”优于顾遂心的代表作,那至少自己的职业生涯是没有遗憾的。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