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这个医生不缺钱在线阅读 - 1123 点刺+拔火罐

1123 点刺+拔火罐

        楼国章突然来这么一句,把身边的曹源清和老尤顿时给整的楞住了。

        但惟独杜衡自己,在楼国章说完之后,他全身的肌肉悄悄的紧绷了一下。而他自己也意识到,自己不论是出于本心,还是因为早晨的梦魇影响,导致这一路上他对楼国章的态度,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改变。

        不过他现在也不是毛毛糙糙的小伙子了,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后,便迅速的做出了调整。

        “楼医生为什么这么问?”杜衡用带着诧异的眼神看向了楼国章,语气中更是有着浓浓的不解。

        楼国章面色平静的看着杜衡,但是眉心却轻轻的皱了一下,“一路过来,咱们虽然大部分时间在骑车,但是每次休息的时候,我都感觉杜教授好像在刻意的远离我。

        是不是因为我家里的事情。。。”

        “老楼!”旁边的曹源清轻声呵斥,直接打断了楼国章后面的话,“你别胡思乱想了,我看是你心里有疙瘩想不开。

        杜教授怎么会对你有意见,昨天杜教授还说了,要是有人冤枉你,他会联系更上面的人帮你出面。

        你怎么能这么说杜教授,快道歉。”

        楼国章沉默着看着杜衡,杜衡也是不解的眼神看着楼国章,对视的眼神没有出现丝毫的躲闪。

        两秒钟后,楼国章忽然笑了一下,只是笑容看起来有点苦涩,“对不起杜教授,老曹说的没错,是我自己心里有疙瘩,总感觉谁看我都是带着一样的眼光。”

        “没事,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正常人都会难以接受的。”

        “谢谢杜教授体谅,咱们进去吧。”

        楼国章道了歉,杜衡也顺势接受,一丝不和谐也就悄然消弭于无形。

        几人面前说是门,其实也就是几根木头桩子,没有丝毫阻拦的作用,只是起到一个象征性的意义。

        而这种现象,这一路走来非常的常见,甚至更多的家庭,连这种象征性的‘门’或者‘墙’都是没有的。

        这种情况与金州农村就有着非常的区别。

        在金州,或者说在整个西北,农村的家庭几乎家家都有院墙和大门,就算墙是土墙,门是两块薄薄的破木板,那也必须得有。

        这风俗差异,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让杜衡这个从小在西北长大的土包子,算是又多涨了一份见识。

        穿过‘门’,靠着屋子的边缘向右一转,就算是进到了家里。

        只是刚转过弯,一个黑影兜头砸了过来。

        也就是走在前面的楼国章眼神好,停住脚步的同时,还往后稍稍的退了一步。

        刚好就是这一步,躲开了飞来的黑影,随即便听到“啪”的一声,一堆碎片瞬间在杜衡几人的脚边散开。

        几人这才看清,刚才飞来的是一个拳头大小的褐色罐子。

        这是不欢迎他们,还是说单纯的凑巧了呢?

        几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罐子飞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前方的门口处,倚靠着门框站着一个少年,精瘦!

        头发略长,土黄色,油腻程度有点过重,丝丝缕缕的都快贴到头皮上了。

        上身一件紧身半截袖t恤,下身则是黑色七分裤,嗯~~~也是紧身的,脚上则是一双拖鞋。

        鬼火少年?!

        而此时的小伙根本就没有看拐角处的杜衡几人,只是昂着下巴,眼神中满是倔强、挑衅,甚至是不屈的神色,看着院子中间,那个坐在小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抽烟锅的老汉。

        老汉面朝屋门,面色平静而淡然,慢慢悠悠的吸着烟,翘着的二郎腿则是很有节奏的上-下-上-下。

        淡然与激昂的冲突!

        青春与暮年的对抗!

        只是僵持了十几秒后,老汉依然淡定,而依靠在门口的少年,倔强依在,情绪却变得急躁。

        又坚持了几秒,就在杜衡等人憋不住想要说话的时候,少年率先败下阵来,冷哼一声朝着杜衡等人走来,随即轻轻擦肩而过。

        少年虽然率先认输,但是急速起伏的胸膛,却也能看得出,少年心中燃烧着一股火焰。

        只是太过干瘦的身躯,好像并不能更好的传递他的愤怒。

        杜衡几人很是不解,但是楼国章好像清楚发生了什么,在少年擦身而过的同时,他还对着少年笑了笑。

        只是愤怒的少年并没有理会他。

        而楼国章也不尴尬,少年过去之后,他便带上一丝的微笑朝前走了过去,随后和坐在院子中间的老汉聊了起来。

        聊的什么杜衡听不懂,但是看着楼国章时不时指向他的手指,杜衡明白,他们应该是在聊自己。

        交谈了没一分钟,老汉把手里的烟锅在鞋底上轻轻的敲了敲,随即站起身去屋里拿了几个小板凳出来。

        “牙。。。哦,杜教授是吧,看着很年轻啊,多大了?”

        几人小板凳上坐定,老汉重新拿出了烟袋,又开始往烟锅里添烟叶子,不经意间说出了一口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

        但,杜衡听懂了。

        “黎师,我今年三十三了。您叫我小杜,或者叫我名字都可以,您叫我教授,我这有点不好意思。”

        “哦,三十三啊,那还小。”老汉拿着打火机点着了烟锅,吧嗒吧嗒抽了两口后说道,“听国章说你也是大夫,而且水平非常高,那我叫你杜大夫吧。”

        杜衡恭敬的点点头,“可以的黎师。”

        老汉抽的是旱烟,那烟味让这几位不抽烟的人,着实有点受不住,但是老汉却根本就不管他们,而是一个劲儿的吞吞吐吐。

        杜衡还好,自己大哥杜平之前就抽烟,他早就接受熏陶,后来在卫生院工作的时候,乡亲们来看病的时候,大部分也都是抽旱烟的,所以也是锻炼出来了。

        但是老尤顶不住了。

        作为一个精致的首都公务精英人士,哪遭受过这等烟熏火燎?

        坚持了没一分钟,终是咳嗽着主动往后挪了两步。

        老汉没管,还是自顾自的抽着。

        杜衡见老汉不说话,便想主动提起话题,但嘴刚张开,老汉却慢悠悠的开了口,“你们来的目的呢,国章刚已经给我说了,所以不用担心,你想问什么就问,只要是我知道的,我肯定都告诉你。

        但是在这之前呢,我也有个问题,就是那个什么师承,能不能详细的给老汉我说说。”

        哎呀,这是个好沟通的的老先生啊,和资料说的有点不一样。

        杜衡对整理资料的人默默地批评了一句。

        但心里却是非常的高兴,毕竟好沟通这是好事啊,随即便把师承的内容给老汉完完整整的讲了一遍。

        老汉的神色还是很平静,但是闪烁的眼神却也暴露了他内心的波动。

        “哎呀,这是好事啊,但是我老汉最拿手的东西,都是些拿不到台面上的,这也能教徒弟,然后让他直接考。。。考你们那资格证?”

        “能考的黎师,这一点您不用怀疑,文件马上就会下发到各地的医疗主管部门。”

        老汉抽烟的动作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后看着杜衡问到,“老汉的儿子从小跟着我学的,他。。。”

        说着说着,老汉突然叹口气停了下来,神色当中也全是黯然,“算了,你还是问吧。”

        杜衡也是轻轻叹息。

        老汉的儿子,年轻的时候是个能折腾的人,03年的时候就和同伴在县里弄了个诊所,两人凭借着祖传的手艺,用很短的时间,就把诊所的事业搞的红红火火。

        从资料上,05年的时候,两个年轻人就在县里买了房,开上了大奔。

        但是好景不长,两人以非法行医被抓了,而后墨迹了将近五六年的时间,最终还是判了刑,坐了班房,还处以了巨额的罚款,可谓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同样的,在山里的老汉也没逃过去,被村里的几个痞子给举报了,说是老头也没执照,是非法行医。

        不过老头好一点,加上村里的情况特殊,没怎么折腾就被放了回来。

        而老汉刚才没说完的话,杜衡估摸着他可能是想给他儿子找找路,但是一想到儿子已经坐过牢,老汉还是没说出口。

        杜衡默默叹息一声,随即问老汉,“黎师,您的弩针技法可不是什么上不得台面的东西,那是救过无数患者的技法。

        嗯。。。我不知道哪些东西您能说,哪些东西是我不能问的,要不黎师您自己看着介绍一下。”

        老汉没直接说话,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忽然灭掉了手里的烟锅,“老汉的手艺说不清楚,要不你先看看再说?”

        杜衡愣了一下,他觉得老汉这是有点不相信他。

        “黎师现在还给人看病?”

        “看啊,干嘛不看?”老汉淡然的声音很是坚定,“老汉都快入土了,他们还能把老汉抓进去枪毙了不成?”

        这话杜衡不好接,也不能接,只能沉默跟着老汉站起来。

        老汉虽然好沟通,但是没有丝毫要招待杜衡几人的意思,站起身自个儿走进屋里,没几秒钟的功夫,就拿着个小包走了出来。

        楼国章率先起步,轻声的喊道,“大家一起来,黎师要去给人看病。”

        跟着老汉一路走,兜兜转转的从山腰处转到了山脚下,随即进了一家院子。

        老汉和屋里的人说了几句,随即楼国章便招呼杜衡往里走,“走吧,黎师已经说好了。”

        “床上这个患者三个月前得了半边风,去医院躺了一个月不见好,加上家里也没钱了,就直接回来了。”

        进到屋里,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扶着墙缓缓的往床上挪,黎师也不着急,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而楼国章站在杜衡的身边,轻声的给杜衡做着介绍,“他们家四口人,媳妇给别人家帮忙去了,两个女儿在县上念书,所以现在家里就一个人。”

        杜衡快速的扫了一眼中年男人,又打量了一下环境后也没说话,静静地等待黎师接下来的动作。

        而老尤此时却好奇的问到,“楼医生,你说的这个半边风是什么?”

        “就是半身不遂,半边风是我们这边的地方叫法。”随即楼国章轻轻的瞥了一眼杜衡,“对了,杜教授也是治疗半边风的专家,待会你可以和黎师好好聊聊。

        黎师虽然什么病都治,但是最厉害的,就是治半边风、顺筋风、冷肉风这些病了。”

        老尤没听懂后面几个风是什么病,但结合前面的解释,他估摸着应该还是中风一类的病症,所以也就再没问。

        只是看着已经坐到床上,艰难调整身躯的中年汉子,老尤疑惑的问到,“人都中偏瘫了,家里没人能行吗?”

        楼国章略带自豪的说道,“这都好多了,这人刚回来的时候,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找黎师治了。。。嗯有两个月了,现在自己能下地,自己能方便了。”

        “杜教授,两个月的时间到这种程度,是快还是慢?”老尤不懂,转头问起了杜衡。

        但是杜衡没说,因为黎师已经开始治疗了,他的注意力全在黎师的身上。

        黎师将手里的小包放到患者身边,解开之后拿出了一根劈开的竹筷,又从一个小盒子里拿出了一根缝衣针,将之插到了筷子的劈开的缝隙中,随即用一根棉线扎进。

        随即打开小包中的一个小瓶,拿筷子将缝衣针的那头轻轻的往里沾了一下。

        那瓶子里散发出来的味道,杜衡眉头皱了一下。

        而黎师手不停,拿着沾了药的缝衣针,在中年男人的阿是穴上快速的点刺,连刺十下之后,快速的拿起包中的拔火罐,用酒精棉烧了一下后,直接扣在了刚才点刺的地方。

        点刺+拔火罐?

        杜衡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有了前天楼国章的经验,杜衡已经大致能摸到黎师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原因了。

        只是黎师一直不说话,杜衡也就没有开口问。

        就这么静静地等了五分钟后,黎师再次动了起来,将火罐拿了下来。

        这一拿下来,几人也就看清了,刚才点刺的地方,流出几缕黑乎乎的血液。

        杜衡看着那几缕血丝,心中却是更加的肯定,黎师的整个过程就为了一个目的:排毒。